(完本)刘病已许平君小说最新章节-刘病已许平君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12 17:02

刘病已许平君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刘病已许平君是小说《狱中天子》中的主角,刘病已许平君小说精彩节选:当刘病已在廷尉监怀中熟睡的时候,尧母门中的美人却再次被恶梦吓醒,自从卫太子全家被害起,她每每都梦到那血流成河的长安街,梦见各式各样的人向讨命。赵婕妤喃喃的说道:“不要怪我,不要怪我,为了佛陵,我什么都愿意做。

狱中天子
推荐指数:★★★★★
>>《狱中天子》在线阅读>>

《狱中天子》精选章节

当刘病已在廷尉监怀中熟睡的时候,尧母门中的美人却再次被恶梦吓醒,自从卫太子全家被害起,她每每都梦到那血流成河的长安街,梦见各式各样的人向讨命。赵婕妤喃喃的说道:“不要怪我,不要怪我,为了佛陵,我什么都愿意做。”

赵婕妤今年二十三岁,已有一个7岁的儿子,却仍然保持着少女的娇俏。赵婕妤当年可是燕赵一带有名的美人,14岁那年,她同村的江充找到她问她愿不愿意进宫,当皇上的宠妃,她当然愿意。当时由于武帝对外连年征战,自己还不停的出游,税赋极重,再加上年景不好。为了渡日赵婕妤家把能卖的都卖了,就剩下她没有卖了。比起被自己的父母卖给别人当妾,当皇上宠妃当然要好上千百倍,那是多么荣耀的事啊,光宗耀祖。

第二天,赵婕妤便被传成了一个自小双拳紧握,从未伸展过的美少女,而经此时的武帝正在燕赵一代出巡,也闻讯而来。

武帝做为一代雄主,爱江山却也是少不了美人的,这一年他宫中的美人已经快二万人了,住都快住不下了,然而没有最美的只有更美的。当武帝来看到赵婕妤时,果然貌若天仙,体如凝脂,光彩照人,然双手成拳,垂于两侧。武帝此时做为一个六十一岁的老头,自然是愿意陪眼前这天仙般的少女玩玩游戏的,不管她是不是双手成拳,他都看中她了。

武帝命随行的好几个宫女去试着去掰开赵婕妤紧握的双手,自然是没一个能成功将赵婕妤紧握的双手掰开。此时武帝笑眯眯的走上前去,左手托着赵婕妤的双拳,右手手指刚刚点到双拳的手指,赵婕妤的双手便一下伸展开了。众人都相互称奇,然而更奇怪的是赵婕妤心手中还握着一枚小而精致的玉钩,武帝更是哈哈大笑,带着赵婕妤随驾回宫。

赵婕妤进宫后,武帝对她宠爱有加,为她了修“钩弋宫”,封她为钩弋夫人。没想到,更让人高兴的是两年后赵婕妤竟然又生下了一名皇子。赵婕妤抱着怀中幼小的婴儿,她觉得她应该为他争取最好的,那便是皇位。

赵婕妤又故计重演,对武帝身边的方士施于钱财。方士们便告诉武帝赵婕妤是怀胎十四个月才生下皇子,而远古之尧帝也是十四个月才出世的,故而皇子将来定当大贵。当时深信方士之术的武帝自然不疑,老来得子本是大喜,再加上大贵,武帝是喜上加喜,于是把“钩弋宫”改为“尧母门”,赵婕妤也因此被称为“尧母”。

“尧母门”一出,不知挑动了多少人的心。赵婕妤是“尧母”,那她的儿子自然是尧,尧是一代圣君,她的儿子自然也是。动心的包括武帝身边的小黄门苏文、常融这些不喜欢太子的人。苏文和常融不喜欢太子,太子也不喜欢他们,太子若当上了皇帝,那么肯定没他们的好日子过。

苏文和常融等人马上就和赵婕妤搭上了线,刚开始他们慑于卫太子的舅舅大将军卫青的威名,只是在背地里暗搓搓的搞一些小动作。但自打卫太子的舅舅大将军卫青去逝后,苏文和常融等人认为卫太子不再有娘家的靠山,竟敢明明白白的构陷卫太子。

比如说有一次卫太子在卫后的宫中呆时间长了一些,黄门苏文就跟武帝讲:“太子调戏宫女。”执政多年的武帝沉默许久,什么话也没讲,却将太子宫中的宫女增加到二百人,对太子明奖暗诫。

又比如说,武帝病了,让常融去召太子,常融回为报告说:“太子面待喜色。”暗地里的意思就是太子等着皇上您死呢,武帝默然无语。待太子来到,武帝仔细观察卫太子神色,见卫太子脸上有泪痕,却仍强颜欢笑,后又暗中查问才知道真相。这样武帝怒了,黄门不是美人,常融被直接拉出去砍了。

武帝虽然近年来因执政理念与太子产生了隔阂,但是他二十九岁才得卫太子,也曾经与太子相互得很愉快过,他在太子的身上也花了太多精力,所以武帝仍然对卫太子抱有希望的。

赵婕妤为了切断太子与武帝的联系,便日日拉着武帝住在甘泉宫,再加上武帝身边的宠臣都日日夜夜对卫太子进行诋毁,卫后与卫太子几乎整年都未曾见着武帝了。

四年前,宫中流行巫蛊,他们指使那个自称侠客实在强盗的朱世安让他指证当时的丞相卫太后的姐夫公孙贺之子公孙敬用巫蛊之术诅咒武帝,当时武帝的两个公主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以及大将军卫青之子卫伉都因此而死。

后来年事已高的武帝日日怀疑周围的人用巫蛊咒他。有一日武帝梦见几千木头人手持棍棒袭击他,豁然惊醒后就病了。日夜在武帝左右的赵婕妤窥探出了武帝疑惧的心理,伙同江充,指使巫师对武帝讲“宫中有蛊气,不将这蛊气除掉,皇上的病就好不了了。”

武帝当即命江允进宫搜查,最后搜到皇后宫和太子宫中,将这两宫搜了个底朝天,连床脚都没地方放。江充将事先准备好的木头人拿了出来,扬言在太子宫中找出的木头最多,而且还在丝帛上写了许多大逆不道的文字。

卫太子刘据被江充逼迫太胜,又因长时间没见到武帝,又疑又惧,以为这是武帝的旨意,再加上少傅石德的撺掇,终于走上了那条不归路,七天七夜的撕杀,长安街血流成河。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大白于天下,世人皆知卫太子冤。武帝将江充满门抄斩,苏文也被处死,并建了思子宫。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卫太子已经死了,武帝已经答应百年之后立她的儿子为帝。

然而赵婕妤夜夜的恶梦,而武帝最近看着她的眼神也越来越奇怪,这些都让赵婕妤越来越不安。然后赵婕妤突然想到了那个孩子,那个被投在郡邸狱本以为会自己死去的孩子,居然还活着,她不能让她活着,她的佛陵不能出一顶点的差错。

第二天一早,便有望气者禀武帝:“皇上,长安狱中有天子气。”武帝听到这句话,便想起了那个孩子,他的曾孙。武帝知道了卫太子的冤屈,他杀了苏文,抄了江充的家,也建了思子宫,却从来没有为太子平反,因为他自己是不会错的。武帝也从没有想过将那个孩子接出监狱,因为此时的他意属那个年少聪明的刘佛陵,为了江山社稷的稳定,那个孩子是不能留了。

武帝沉思了一个上午,他便下诏令差人分别通知京中各官府,凡监狱在押的囚犯一律处死。并吩咐内谒者令郭穰亲自去郡邸狱执行他的命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