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汉武英豪刘秀阴丽华最新章节-汉武英豪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5 12:30

《汉武英豪》的主角是刘秀阴丽华,本为您提供汉武英豪刘秀阴丽华最新章节!汉武英豪小说节选:众郡兵们哪里还有勇气阻拦?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刚刚搜刮来的钱财,又被摆在了油灯之下,任凭原主认领了回去。连带着先前从别处抢掠所得,藏起来没有上缴的体己,也尽数倒搭,虽然暂时摆在桌子上还没人认领,可想要让其再回到自家腰包,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汉武英豪
推荐指数:★★★★★
>>《汉武英豪》在线阅读>>

《汉武英豪》精选章节

“就这种熊样?还指望尔等护卫桑梓?”对官兵的反应极为不屑,刘縯撇撇嘴,抬腿放开屯长的后背,转身来到院子中,挺直了腰粱杆子大声吩咐:“伟卿、公孙,烦劳你们两个去里面去,跟大伙儿录一份证词。把刚才所有事情原封不动记录清楚。顺便再把兵器和贼赃全都收了,把大伙儿被抢的东西物归原主!”

“好!”邓晨和冯异大声答应着,昂首阔步走入客栈一层。

众郡兵们哪里还有勇气阻拦?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刚刚搜刮来的钱财,又被摆在了油灯之下,任凭原主认领了回去。连带着先前从别处抢掠所得,藏起来没有上缴的体己,也尽数倒搭,虽然暂时摆在桌子上还没人认领,可想要让其再回到自家腰包,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更为可恨的是,那刘縯“抢”走了大家伙儿的兵器和钱财之后,依旧不肯罢手。想了想,扭过头去继续对他身边四个“凶神恶煞”般的汉子低声吩咐,“伯先,秀峰,若水,还有屈兄弟,烦劳你们四位去把所有官贼都带到院子里,集中看押,顺便让他们自己给自己包扎伤口!”

“好!”刚刚并肩应对了一场急变,刘植、张峻、许俞、屈杨四个,心中对刘縯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听了他的话,丝毫也不觉得委屈,立刻答应着前去执行。

“多谢!”刘縯向几位同伴拱手,随即皱着眉头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善后之策。还没等在心中理出一个头绪来,身背后,却忽然传来了一个略显孱弱的声音,“沛国人朱浮,多谢恩公仗义相救!”

“你,你没……”刘縯的思路被打断,心中微愠。回过头,见说话者是先前被自己救了那个书生,手里还正扶着他的妻子,又赶紧换了幅温和的脸色,低声问候,“你们夫妻两个都没事儿了,伤得重不重?赶紧上楼去找人烧了热水洗洗,明天一早,便可以出门去请郎中。”

“多谢恩公挂怀!在下和拙荆所受的都是皮肉伤,应该不妨事!”书生朱浮搀着自家妻子,先毕恭毕敬地给刘縯施礼,然后用非常低的声音补充,“若非恩公出手,今晚我夫妻两个恐怕在劫难逃。然这伙官贼行事如此肆无忌惮,其上司恐怕也不是什么遵纪守法之辈。所以,请恕在下冒昧,恩公定要早做安排,以免事后有人颠倒黑白!”

“的确,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此事!”刘縯眉头一跳,旋即脸上涌出了几分喜色,微微躬身向对方施礼,“朱兄能见微知著,可有良策教我?”

“不敢,恩公叫在下叔元就好。”书生朱浮,一改先前被众兵痞欺负得无法还手之时的窝囊像。先侧开身体还了个礼,然后稍作斟酌,便低声提出了解决之策,“看这些人的打扮,应该是郡兵。宛城一带的郡兵,俱归前队大夫甄阜统领。甄阜乃是大司空之弟,其家族素有“仁孝相传”之名。所以,今晚之事若想平安了结,只能从“光明磊落”四个字上着手。把一切都做在明处,让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得见。”

“嗯?”刘縯愣了愣,刹那过后,便又笑容满面地拱手。“叔元大才,刘某自愧不如。”

“不敢当。恩公行的正,走的直,妖魔鬼怪原本就应该退避三舍。”书生朱浮冲着刘縯会心一笑,侧身还礼。“且容在下先去安顿了内子,再来替恩公仔细谋划。”

刘縯笑了笑,轻轻点头。“有劳叔元了,同舟共济,你也别总是叫我恩公,在下舂陵刘縯,字伯升!”

“久仰舂陵小孟尝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英雄了得!”朱浮停步转身,再度给刘縯施了礼,然后才又扶住自家妻子,缓缓而行。

“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模样,某些家伙,虽是太学出来的,却把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刘縯目送朱浮的背影进屋,白净的面孔上,赞赏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刘植在一旁看着暗暗纳罕,悄悄地走上前,小声询问:“伯升,这个书呆窝囊废给你出了什么好主意,居然让你对他如此客气?”

“这人身子骨的确单薄了些,却绝不是一个书呆窝囊废。”刘縯冲着他诡秘一笑,却不直接给出解释。紧跟着,又迈动双腿在院子里走了数步,来到正对着大门半丈远的位置站好,指着脚下,对客栈掌柜吩咐,“老丈,麻烦你派人收拾一桌子酒水,摆到此处!今晚月色正霁,刘某想对月小酌几盏。”

“这,是,小老儿这就去准备。”客栈掌柜的三魂七魄,早已吓得不知去向。愣愣地点点头,木然答应。

如果不是刘縯今晚应对得当,他和他的客栈,肯定早已被轮番而来的地痞流氓和郡兵们,抢成了一片白地。然而,如今地痞流氓和郡兵的确都被拿下了,他和自家客栈的命运,却未必比被抢成白地好多少。

有道是,灭门的县令,抄家的郡守,郡兵们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能善罢甘休。如果回去跟其上司颠倒一下黑白,仗义出手的刘縯和其他几位公子哥能远走高飞,他和他的高昇客栈,却在劫难逃。

“放心,刘某惹出来的祸事,刘某一个人扛。绝不让你受到任何牵连!”将老掌柜脸上的担忧和无奈,尽数看在了心里。刘縯笑了笑,和颜悦色地补充。

“唉,唉!”听了这句话,掌柜的脸上,终于有了几丝人色。躬身行了个礼,哆嗦着说道:“这,这哪是什么祸事。恩公,恩公若,若不出手,不光小老儿,客栈里很多人今晚肯定都,都没了活路。小老儿,小老儿只是,只是担心,担心官府不讲……。唉,小老儿嘴笨,不知道怎么说。这就去,就去给恩公准备酒菜。恩公有什么需要,也请尽管吩咐!”

“没有了,你叫伙计们先搬一张大桌来摆在这儿!”

“唉,唉,就去,就去!”

虽然此时汉人请客设宴的习俗是一人一案,分桌而食。但那只盛行于豪门大户之家,在寻常客栈酒肆里,却早就流行起了围着大方桌聚餐。因此,掌柜老汉进入客栈内不多时,一张硕大的榆木桌案,就被伙计们抬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摆在了刘縯先前制定的位置。随即,又有人迅速拿来了数个木制的坐墩,摆上了杯盘碗筷和酒水。然后毕恭毕敬地退到一边,请贵客入座畅饮。

“麻烦几位兄弟,帮我把大门打开了!”刘縯冲着伙计们点点头,笑着吩咐。

“是!”伙计们不知道敞开大门对着街道喝酒是哪地方的习俗,却谁也不敢多问,小跑着过去卸下门闩,将木制大门,合力推开。

“有劳几位兄弟了!”刘縯从随身荷包中摸出几枚新朝的五十大泉,很随意地摆在了桌子角上。然后,又指了指躺在地上装死的郡兵屯长,笑着补充,“麻烦打桶冷水来,把屯长泼醒。刘某想请他吃杯酒,他一直在地上昏着怎么行?”

“别,别泼!醒着呢,我真的醒着呢!”话音刚落,死猪般的屯长,立刻像诈尸般坐了起来。双手左右摇摆得像一架风车,“李某有公务在身,不敢接受刘公子的宴请。这就带着弟兄们离开,咱们双方,后会……”

“呯!”一声巨响,将他的后半截话语直接憋会了嗓子眼儿。刘縯将拍在桌案上的宝剑缓缓握紧,望着郡兵屯长,大声冷笑:“好啊,屯长是想回去告刘某的黑状不是?与其等着被你报复,刘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人……”

“饶命,饶命啊!”话刚说到一半儿,郡兵屯长已经吓得面如土色,手脚并用向前爬了数步,双手抱着刘縯的大腿凄声哀求:“刘公子,刘爷不要误会。小人,小人的确是公务在身。小人,小人发誓,出了这道大门之后,今晚所有事情统统忘掉。绝不告您的黑状,绝不想办法报复!”

“既然不想报复,就入座跟我一起喝酒!”刘縯抬腿,将其踢出四五尺远,然后继续低声冷笑,“否则……”

“小的这就入座,这就入座!”郡兵屯长激灵灵打了几个冷战,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以前所未有的敏捷,坐在了刘縯对面,侧脸所向,正是四敞大开的客栈大门。

大门外,火光将街道照得亮如白昼。

一伙又一伙地痞无赖和散兵游勇,怀里夹着大包小裹,从街道上匆匆而过。看看客栈敞开的大门,再看看持剑而坐的刘縯和他对面毕恭毕敬的郡兵屯长,纷纷愣了愣,绕着圈子跑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