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原天录苏原若兰-原天录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5 16:05

《原天录》小说的主角是苏原若兰,原天录是由作者淡淡的妖气所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原天录小说讲述了:易曰: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修士苏原,资质低劣,一事无成,本该一世碌碌无为,但是一次毛线改变了他的一生。

小编推荐:
《帝道至尊》《大地兽皇》《万古剑尊楚云》

精彩节选:

清晨起雾,孤苏门九弟子麻脸张栋,捂着鼻子从西侧茅房跑出来,嘴里骂骂咧咧,很是不满。见右首厨厅大门敞开,三步并两步,冲上前去寻找,看到瘦弱少年正在扫地,一脚踹翻,还不解气,抬起脚尖就往少年肚子上踢。

“狗残!今早西边茅厕为何没有清理干净,客人们马上就到,你要给孤苏门丢脸不成!”

麻脸汉子口中狗残,年方十三四岁,因是个被帮派收留的弃儿,丝毫没有依靠,从小就被同门打骂惯了。就看守少年的红姐可怜他,无聊时教会了识字。

天不亮,七弟子络腮胡子刘桥就来捶门。少年窸窣爬起,跟在刘桥身后,先去清洗茅厕,又去厨房扫地,还没扫几下,背后就被人一脚踹倒在地,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老九轻点,别踢死了,要是弄死了这崽子,门主还不活剥了你!”一旁刘桥原本幸灾乐祸地看着,见麻脸汉子踢得凶,赶紧来劝。

“老七,你见到老六没有?”张栋停止殴打,转身问道。

“弄啥?”

“昨晚这小子手气差,欠老子五两银子,今日追着要,免得赖账!”

“老六后半夜拎着半桶水就去禁区了,小红昨晚没睡,守着狗残,她看见的,偷偷告诉我了。”

张栋听罢,面部表情异常丰富起来,扑哧笑了起来。

“不会吧!我只是听你们说过,还以为诈我,这女人恁脏,他也能上?”

“你懂个卵球!老九你入门最晚,就你没上过,咱兄弟几个谁不是遇到不顺心,拎着半桶水就走!你还真别说,洗干净了,虽说老了点,还真不赖哩!”刘桥似是在回味。

“那我也去耍耍,等小红起来后,你和她换个岗,咱们兄弟们接着昨天那局继续。”张栋顿时来了兴致,往地上的少年身上啐了口水后,转身出了厨厅。

少年老早转醒,一时没敢起来,听到脚步走远,痛苦地抱着肚子,轻声呻吟着,血水从口角慢慢渗出。

张栋和刘桥口中的禁地,少年异常熟悉,每年都要被人架住,丢进去几回。禁地不大,靠岩壁一侧有个石洞,绑着一位中年妇人,手筋脚筋都被链子锁住,动弹不得。吃喝拉撒睡都在洞中,里面恶臭无比。

中年妇人面相慈善,年轻时候应该俊俏,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孤苏门,遭了这份罪。每次进去,妇人一句话都不肯多说,情绪激动地盯着少年看。少年被妇人瞅得发毛,但从那眼神里能感觉到异常渴望。少年很想帮助妇人,走上前去,妇人就紧闭双眼,泪水不要命地流了出来。随后少年就被人架了出来,都被小红领走,看管起来。

少年挣扎着起来,颤巍巍扫干净地面后,小心地抱着笤帚站到一旁。

“你个狗东西!咋不去死哩,害的老子一大早囫囵觉没了。一会儿去打满这两缸清水,等小红来了,老子去补个觉。”刘桥打着哈欠,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昨晚牌局不输不赢,天不亮就被门主喊去,换了小红的班,现在眼皮子重的要命,真想找张床困一通。

少年拿起腰粗的水桶,刚想走出去打水,就听到粗重的呼噜声。刘桥太困,一眨眼功夫睡着了。

少年警惕地看向门外,一大早还没人起床,这样的机会以前也有,只不过那时候年龄太小,不敢乱来。今天是个好机会,不仅起大雾了,而且这几日整个孤苏门都忙着开宗庆典,人困马乏。

“刘师叔......”少年轻声呼喊,半响没有反应。少年轻轻抱着木桶,悄悄迈出厨厅大门,消失在浓浓大雾中。

少年能读懂妇人的眼神,那是欲言又止又充满慈爱和无奈。莫非自己和她有什么渊源?自己和妇人活着也是遭罪,不如找机会把她放了,能逃出去最好,不能逃出去就认命!

禁区就在南孤山山腰,离孤苏门有五里山路。少年不敢丢掉木桶,这样被人发现也算是个借口。爬了一刻钟山路,眼看着就要到了禁区,突然,一道人影拎着武器,从里面走出来。好在半山腰雾气缭绕,少年顺势滚到路旁大石头后面,憋住气息。

出来的人整理好衣衫,挂好佩剑,又往禁区里看了几眼后,心满意足地下了山去。

少年等了一会儿,悄悄起身,抓起木桶,猫着腰靠近禁区,不敢立刻进去,支着耳朵听了起来。

禁区里传来低沉的呻吟声。少年偷偷站起,走前了几步,顺着声响看去,就看到妇人被解了锁链,赤裸着下身,紧闭双眼躺在地上。恶汉张栋佩刀丢在一旁,裤子撸到了脚跟,光着屁股正趴在妇人身上。

妇人耳朵贴着地面,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微微张开双眼,见到少年正拿着木桶,傻愣愣站在那里。妇人脸色羞红,立刻拼命眨动双眼,示意少年快离去。张栋似乎觉察到什么,刚要起身,就被妇人双腿紧紧夹住,双手箍住脖颈,手筋脚筋伤处,血水大片地渗出来。

“儿啊!快跑!”

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把少年震得大脑一片空白,懵在那里。

妇人那里敌得过粗壮恶汉张栋,紧箍的双手渐渐松动起来。妇人着急万分,张开大口恶狠狠咬向张栋的喉咙。

“吼啊!”张栋吃痛,双手紧紧抱住妇人头部,越裹越紧,妇人眼看就要松口,就在此时,二人眼前一黑,头颅都被大木桶罩在一起。

少年反应过来,一步窜上,抓起木桶就罩了上去,见张栋的佩刀丢在一旁草地上,随手抽出佩刀,冲着恶汉张栋的肋缝狠狠插了进去。

鲜血顺着佩刀殷了出来,张栋挣扎个几下,身躯软了下来,瘫趴在妇人身体上一动不动。少年赶紧挪开木桶,把张栋拖在一旁,来不及整理妇人,帮妇人顺起气来。

不一会儿,妇人悠悠转醒,少年抱着妇人嚎啕大哭。

“儿啊,呜呜~我苦命的儿啊~”

“娘啊,呜呜~你真是我亲娘吗?”少年和妇人抱头痛哭,这血浓于水的莫名,渲染着根和果哀痛。

“儿啊,你肚脐下是不是有一颗红痣?”妇人强忍泪水,希冀地看着少年问道。

少年一阵眩晕,忍不住热泪不值钱般涌出,拼命地点了点头。

“我苦命地小原,娘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儿,但我不能认啊,认了遭罪的就是你啊,呜呜~”妇人哪有力气抱住自己的骨肉,躺在地上悲痛欲绝,哭泣起来。

“娘,咱们快走,儿背你离开这里!”少年想扶起妇人,刚才又惊又怕,插入佩刀时就用光力气,那里扶得起来。

妇人停止哭泣,吃力地伸出右手,抚摸着少年的脸庞说道:“儿啊,你偷偷跑来的吗?”

少年痛苦地闭着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儿啊,娘多想疼你爱你,可是娘快不行了,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啊!这几句话你一定记住,你父亲名叫苏牧,苏原是他生前给你起的姓名。林......道......一......我恨不得生啖其肉!七月青松秀苍穹,溪下弯钩底上迎。移去桑田变沧海,化作蛟龙踏歌行。你快些逃,逃......”话没说完,妇人身体慢慢萎缩,生机消失。

苏原再也承受不住这些压力,忍不住抱着亲娘的尸身嚎啕大哭起来。过了好一阵子,悲痛化为悲愤,这仇要报!不敢再耽误,冲着亲娘尸身咚、咚、咚,磕了三磕响头,往北边狂奔而去。

七月青松秀苍穹,溪下弯钩底上迎。移去桑田变沧海,化作蛟龙踏歌行。

对于苏原来说,这句话不难理解。南孤山青松无数,但唯独老北坡一颗青松,树龄四百余年,枝繁叶茂。老北坡被一条小溪环绕,风景秀丽。弯钩是小溪中一块类似弯钩的石头,苏原年幼时被小红盯着,来此寻过水源。

只有把弯钩大石移除,就能发现亲娘交代的秘密。这次逃命,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就算跑出去也没有依靠,不如此次能发现点什么,也为自己以后报仇有点依仗。

展开内容+
  • 原天录 截图1
  • 原天录 截图2
  • 原天录 截图3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