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追星逐月全文免费阅读-追星逐月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18 10:03

纪葱葱司马探小说叫做《追星逐月》,这里有追星逐月全文在线阅读!纪葱葱司马探小说精彩节选:他漠然的动了动眸子,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哭泣的女人,想要呵斥的话,在看到那双红通通的眼睛时,顿时觉得没劲。

追星逐月
推荐指数:★★★★★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追星逐月》精选章节

登徒子?

司马琛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把这个词用在他身上。

他漠然的动了动眸子,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哭泣的女人,想要呵斥的话,在看到那双红通通的眼睛时,顿时觉得没劲。

和一个女人计较什么?

他没再说话,静静的看着纪葱葱。

纪葱葱发泄过后,哭了一通,难受的情绪很快消失,她重新恢复常态,想起身处何地,又凶巴巴的对司马琛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被带到了这个地方,还要被你欺负!你上次在水里亲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的坏人!仗着自己是王爷就为所欲为!我要告诉皇上,说你轻薄我!”

司马琛:“……”

纪葱葱:“……”

司马琛:“……疯子。”

她说的话,他一个字,不一个标点都懒得搭理。

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

上次要不是他救了她,她现在哪有精力站他跟前,扯着脖子大呼小叫?

不识好歹!

司马琛打量纪葱葱,嘴角时而紧抿,时而下压,脸色虽然是一如既往的黑,但可以见其情绪的波动,似乎正在强烈克制着自己,他死死的盯着纪葱葱,小女人胆子肥,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见他依旧是那张冰山脸,就知道他是打定主意不承认了!

哼!

继续装!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我到皇上跟前一说,看你的王爷还能不能保得住!总之!我跟你说,我只是想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你识相的,就让开,不要阻止我!不然你后果自负!”纪葱葱气呼呼的指着他说。

她心理不平衡,相当不平衡!

他身为王爷,尽享荣华富贵,有权有势有恩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

而她呢?

她穿成了起点低入尘埃的小美人,能不能被皇帝宠爱另说,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不逃干嘛?

留下来等着被弄死,还是等着被皇帝宠幸啊!

哪一个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司马琛幽幽转过头来,他注意到她的手指,皱了皱眉,面无表情的将她的手指推开,冷硬的道,“在宫中随便乱跑,还想逃出皇宫,我看你是不要命了!我和皇上是叔侄关系,你一个小小的美人,也妄想挑拨我们的关系,我看你大概是上次脑子进的水,到现在还没蒸发干!净说一些惹人发笑的胡话!”

“我…我…我要你管啊!”纪葱葱被他说得气急败坏,小脸憋得通红,又愤愤的朝他一指。

“你敢指我,信不信把你手指削掉!”司马琛冷笑,一下子拍掉她的手。

他力道不大,疼倒是不疼,就是这个粗鲁冷漠的态度,真是和他当明星那会一模一样——又臭又冷!

“果然一样傲慢,霸道,野蛮……哼!”纪葱葱嘟囔道。

司马琛就在她面前,她还反复提什么辣渴死,他压低声音,警告她,“本王封号为祈,名司马琛!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哦。”她嘴巴瘪瘪,一脸不情不愿。

“……”司马琛横过来眼神,凶巴巴的重复强调,“本王封号为祈,名司马琛!”

司马琛就司马琛嘛,干嘛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吓唬她,真的是好恶劣的男人啊!

纪葱葱想到小哲的话,他说当朝皇族司马氏,一家都不是好人。

对!

没错!

的确不是好人!

纪葱葱胡思乱想之际,司马琛又发话了,还是冷冰冰的口吻,“我郑重警告你,这里是皇宫,你没有可能逃走!尤其你是个刚入宫的连个品阶称号都没有的低阶美人!跟婢女没什么区别!像你这样的女子在宫中有几千之多!禁军如果见到你行为怪异,绝不会手下留情!名字都不必问!立刻乱箭射死!”

“啊?”听到这里,纪葱葱有了反应,她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哆嗦着道,“乱…乱箭……射死?”

司马琛难得点头,“总之宫闱难逃,信不信由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吓唬谁啊!纪葱葱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怯怯的朝他做了个鬼脸,大话虽然放出去了,可她心底却一直在打鼓。

司马琛没必要骗她玩,皇宫要是那么容易逃出去,小哲早就离开了…

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就算为了小哲的生命安全,从皇宫出逃这件事,都得从长计议。

纪葱葱听从了司马琛的话,在夜深人静的时分,顺着原路回到了别院。

接下来几天,大概是被威胁出了阴影,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噩梦的结尾都一样,她被乱箭射成了刺猬……

再次尖叫着惊醒,纪葱葱打了个哆嗦,看到熟悉的屋顶,叹了口气,两腿一蹬,继续笔挺的躺着。

她在厢房又颓废了好几天,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中间有几次被叫出去,说是皇帝要抽签找人侍寝,她运气好幸亏躲过去了,除此之外,不仅皇帝忘了她这号人,就是宫人们都好像忘记了她这号人,对她不闻不问,似乎完全呈放养状态。

纪葱葱逃跑的念头,又冒出头来。

她只是一个小透明,万一侥幸逃出去了,大概皇帝要老长一阵子才会发现吧?

等到事情败露,说不定她已经在外面浪迹江湖,逍遥自在了!

对!

不能继续待在皇宫!

她的大好人生才刚开始,才不要给荒唐的皇帝当第一万个小老婆!

纪葱葱开始筹备第二次皇宫出逃计划。

谁知打定念头的隔天,就有一位美人同样出逃结果被抓,尸体被御马拖着在各处展示,以儆效尤……

别人有没有被威慑到,纪葱葱不清楚,她唯独能确定的是,她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原来司马琛那个家伙,说的是真的啊!

看来,想要离开皇宫,真的要慢慢来。

不仅需要合适的时机,还要有合适的计划。

刚打了鸡血没两天的纪葱葱,再度蔫吧下来,她好奇的去参观以儆效尤的那个女人,结果去晚了,说是尸体被人搬走了。

搬走就搬走吧,要真看了,估计又要做一段日子的噩梦了。

纪葱葱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慢慢迈步往回走,她听见身边有人议论纷纷,说是祈王就在前面。

祈王?

她记起来,祈王就是司马琛!

纪葱葱下意识抬头,向前看去。

隔着重重人潮,那人长身玉立,一身黑袍将他衬托的越发挺拔,依旧没有表情的脸上,五官冷艳而漠然,不带情绪,却更有一种禁欲的性感。

他来做什么?纪葱葱忽然好奇的想。

司马琛同样听说有女子逃跑被抓,而后被御马分尸的事情了,他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人,就是那天在长乐宫门口遇到的那个怪女人。

萍水相逢,他本不想管她的闲事,就算她被抓住分尸,也是自作自受,可不知为什么,双腿控制不住的要过来。

他想要看看,是不是那个女人…

仿佛确定了,就能够改变什么东西似的。

司马琛匆匆赶过来,才惊觉不妥,然而来都来了,不妥又如何,他贵为祈王,没人敢说什么!

他命人退下,自己走到尸体前,用手掀开裹着的白布时,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手指都是颤抖着的。

当看清了躺着的女人,司马琛莫名松了口气。

不是她。

还好不是她。

司马琛看完,从停尸房出来,没有想到外面居然拥堵了一群年轻貌美的女子,将他离开的路正好堵了个水泄不通。

皇宫里的女人,都是皇上的,他没什么兴趣,冷着脸吩咐内侍官来开路,他则背着手静默伫立。

女人一多,就开始叽叽喳喳。

他等的没耐性,蹙着眉催促内侍官动作再快点,不满收回视线时,粗粗扫了一圈,又将视线往回挪。

不远处的人群开外,那个女人正定定的望着他。

四目相对时,她恬静的小脸上,忽然龇牙咧嘴,然后高傲的一扭头,大阔步的转身离开。

司马琛眼角染上笑意,第一次觉得,阳光暖和,风景宜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