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寺卿皇后陆晨洛亦寒》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2 18:31

《寺卿皇后》陆晨洛亦寒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寺卿皇后》讲述了陆晨洛亦寒跌宕起伏的故事,寺卿皇后陆晨洛亦寒小说节选:几日后,若笙说已找好了城中的一处宅子,让陆晨去看看。正巧大理寺今日沐休,两人收拾一下便出门了。

寺卿皇后
推荐指数:★★★★★
>>《寺卿皇后》在线阅读>>

《寺卿皇后》精选章节

几日后,若笙说已找好了城中的一处宅子,让陆晨去看看。正巧大理寺今日沐休,两人收拾一下便出门了。

这时节正临近清明,天幕间洒下一道雨帘,微风夹杂着清凉的雨滴轻轻拍在来往行人的衣襟上,空气中弥漫着悠远清淡的花香,在薄雾中撑着油纸伞行走的女子显得格外迷人。

集市上小贩的叫卖声依旧络绎不绝,街旁茶馆中说书的老先生正讲得津津有味,不经意地一听,陆晨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停下了脚步。

“正当那两人欲打开夜明珠的盒子之时,只听耳边刮过一阵劲风,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手腕吃痛,那盒子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一白衣少年正在对面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人一惊,转身欲逃。”

“‘哪里跑!’少年大喊一声,一个凌空飞起便挡在了两人面前。‘你……你是什么人’,男子的声音有些微微发抖。少年冷哼一声,不屑地答道‘陆晨。’”

这故事编得也太传奇了?要知道,陆晨当时是一介布衣,怎么可能未经诏就进了皇宫?真是说书先生的嘴,骗人的鬼。陆晨摇摇头,无奈地笑了。

“公子,你破的案子都被编成故事了诶!”若笙拉着她的胳膊,激动地摇晃道。

“嘘嘘嘘!”陆晨连忙捂上了若笙的嘴。

“要说这最近最火热的话题,除了苏太尉之子苏润京摘得殿试状元,再就是大理寺陆寺丞一日内再破奇案了!”下面的听众议论道。

“听说这位陆寺丞少年英雄,先破同福客栈举子被杀案,阻止了谋害贵妃的阴谋,皇上钦封她为大理寺丞后,又破上官公子被杀案,可谓断案奇才!”

“什么奇才,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说不准背后还有人支持!”一人不屑地说道。

“是啊,这种狗屎运我怎么没有!”另一人附和道。

站在后面的陆晨真是无语了,什么狗屎运,她可是靠才华吃饭!

“你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我见过那陆晨,他气度不凡,不是那种庸人。”

“你什么时候见过陆寺丞啊?”那人明显不信道。

“当然是那日在流云楼门前。”

哎!陆晨拉着若笙迅速走开了,她可不想被那人认出来。

远离了人群后,若笙笑着调侃道:“公子,如今您是出名了,走到哪咯都有人议论!”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一旦风头过盛便容易招来灾祸。

陆晨苦闷地叹了口气。

“我家公子也不像大公子说的那般头脑简单、好吃懒做啊!”

“什么?!大哥说我什么?”陆晨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啊……公子……大公子就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对厨艺女红一窍不通,天天往书堆扎,还练武成天窜低跃高的……不务正业。”若笙嘟着嘴,小心翼翼地说道。

“谁不务正业了?!我明明是自学成才好吗!”陆晨气得踢飞了街边的一个草筐。

“哈哈哈,公子,大公子这是拿您没办法了!”若笙咯咯地笑道。

“哼!大哥就知道取笑我!”陆晨气鼓鼓地撅了撅嘴。半晌,又幽幽地叹了口气。

距当初从家中逃出来已两月有余,不知父亲和母亲怎么样了,大哥过得好不好。虽然二夫人嫉妒陆晨受陆老爷喜爱,偏要把她嫁出去,虽然陆老爷心疼陆晨,但对方家大势大,得罪不起,陆老爷便想了女扮男装这样一个办法,让陆晨逃了出来。

还好,总算没辜负他的苦心。待有机会,一定要把父母接来幽都。陆晨暗自下定决心。

大约走了一刻钟,若笙带着陆晨来到了她找的那处宅子门前。

“奴婢昨日已把定金付了,这宅子的原主人把钥匙给了奴婢,公子您看要是可以,明儿咱们就把剩下的钱也付了……这宅子干净得很,也不用我们重新修缮了……哎,公子?”若笙已进了院中,却发现身后并没有陆晨的身影。

“公子,您看什么呢?”她顺着陆晨的视线望去,只看见街对面一座气派的府邸,想来是某个王公大臣的住所。

陆晨脸上露出了难言的表情,道:“若笙啊……怎么会选在这呢?”

“怎么啦公子?奴婢感觉这宅子格局很好啊!”

“那儿。”她指了指那座府邸,“那是当朝丞相洛亦寒的府邸——洛府。”

“哦……那怎么啦?”

陆晨一想到洛亦寒也知道她是女儿身的秘密,心中就不自觉地有些怂,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虽然她肯定洛亦寒不会说,甚至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诶……没什么,进去吧。”

若笙看的这处宅子位于幽都的东北侧,步行到大理寺只需一刻钟。宅子里是一个二层楼带庭院,院里种满了玉兰花,雨滴丝丝点点地落在洁白素净的花瓣上,给宁静的院落里平添了一分禅意。

走进屋子里,一楼是餐桌和后院厨房、茅房,二楼是卧室和书房。知晓陆晨平日喜读书,故而若笙特意挑了一个有大书房的宅子。

屋里的风格与庭院相同,俱是古朴素雅,不破旧亦不张扬,陆晨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的小若笙,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好了。”陆晨一把搂过若笙的肩膀,心满意足地道。

“嘿嘿,公子,你喜欢就好,明儿奴婢就把剩下的钱付给卖家,我们也有自己的家啦!”若笙呲着牙,傻傻地笑了。

“诶,若笙。”陆晨突然盯着若笙的脸看,“你的脸上好像沾了东西。”

“啊?什么?”

“等等,你别动,我看看,好像是只虫子。”

“啊,公子快帮我弄掉!”若笙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带着哭腔道歉。

“等会啊,我帮你收拾它。”陆晨的手点点靠近若笙,马上要碰到她的脸时,瞬间改变了方向,伸向了若笙的脖子。

“啊!公子,你偷袭我!”

“哈哈哈哈,谁让你那么傻,说什么都信!”

“既然如此,就别怪奴婢了,我也要回报公子一下!”说罢,若笙变伸着双手向陆晨袭来。

陆晨迅速闪身躲开了。

“公子你别跑!”

“哈哈哈哈,你来追我啊,追得上算你赢!”

主仆二人在新宅子里玩得不亦乐乎。

临近中午,雨渐渐停了,云层里的太阳露出一丝微弱的光。

陆晨两人从宅子里出来后,便去了集市上。到幽都这么久,还没有好好逛过街,是时候添置几件衣服了。

“若笙,我们去那里看看吧。”陆晨指着前方的一家成衣店道。

然而,若笙的心思却完全没在她的话上,她嗅了嗅,用一种近似孩童的语气道:“公子,什么东西这么香啊!”

陆晨瞬间晕倒,若笙这个小吃货,又要开始狂点美食了。

“哇!是新烤的核桃酥!”看着还泛着油光的核桃酥,若笙可怜巴巴地望向了陆晨。

“诶……去吧去吧,我在成衣店等你。”

“公子最好啦!”若笙一跑一颠地去了核桃酥摊前。

陆晨转身进了成衣店。

店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成衣,见陆晨进来,老板热情地迎了上来:“客官,想选什么样的衣服,店里款式很多,都是可以立刻穿上的成衣。”

陆晨扫视了一圈,把视线停在一件青色绣祥云的衣服上。

“老板,我想试试那件。”她指了指。

“客官您好眼光,这是店里最新的款式。不过不巧,这位公子已经付完款了。”

陆晨这才注意到,店里除了自己还有一位年轻的公子以及他的随从。那公子一袭白衣,衣袂随风轻轻飘动,腰间挂一块麒麟白玉佩,烨然若神人。

“既然这位公子也看中了,不如就让给他吧。”他微笑着淡淡道。

“不了。”陆晨一挥手,“君子不夺人所爱,多谢兄台。”

他没有过多承让,点了点头,转身欲走。

“公子!”若笙急匆匆跑了进来,与年轻公子的仆役撞了个满怀。那件崭新的衣服掉落在地上,随即零散落下的还有若笙手里的核桃酥。

“你没长眼睛吗!”那仆役看了看散落在新衣上的核桃酥,怒吼道。

“明明是你没有躲开,怪我做什么!”若笙不甘示弱道。

“好了。”那公子制止了仆役。

“若笙。”陆晨亦拉住若笙。

她走过去拾起地上的衣服拍了拍,拱手对那年轻公子道:“非常抱歉,这位兄台,是在下这边的错。不如公子留下地址,我们洗干净之后给你送去?”

那公子笑了笑道:“区区小事,兄台不必放在心上。就按兄台所说,在下苏润京,住在城东苏府。”

陆晨暗暗惊讶。苏润京?本期殿试的状元?清流派苏太尉之子?没想到上午才听人说起他,下午便遇上了。

“好,苏公子,过两天就给你送去。”

“好,告辞。”苏润京微微躬身后离去,自始至终都彬彬有礼,未见怒容。

陆晨叹了口气,也没心情继续逛下去了,便与若笙回到了客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