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欧阳炎武叶宁宁小说最新章节-欧阳炎武叶宁宁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26 17:09

欧阳炎武叶宁宁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欧阳炎武叶宁宁是小说《超神狼兵小奶爸》中的主角,欧阳炎武叶宁宁小说精彩节选:此时,一个面容苍老的女子从人群当中挤了出来,披头散发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的钞票,塞到欧阳炎武的手里,你帮我看看我的老公究竟有没有出轨?这些天他的行为就很反常。这还用问吗?你自己都感觉反常,那就是出轨了。

超神狼兵小奶爸
推荐指数:★★★★★
>>《超神狼兵小奶爸》在线阅读>>

《超神狼兵小奶爸》精选章节

此时,一个面容苍老的女子从人群当中挤了出来,披头散发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的钞票,塞到欧阳炎武的手里,你帮我看看我的老公究竟有没有出轨?这些天他的行为就很反常。

这还用问吗?你自己都感觉反常,那就是出轨了。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还有不偷腥的男人?

这话谁也说不准,就因为你们感觉反常,男人就出轨,哪有这个道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的发表着属于自己的意见。

欧阳炎武并未受到现场这些人的影响,仔细的查看着面前的女子。

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面容苍老,但是她的两眼明显呈现出三角形,露出了眼睛的下三白来,这种眼很可怕,相书称之为蟹目。

男人有蟹目固然可怕,女性有蟹目亦非善类,假如说到克夫相,此类眼相的女性便可当之无愧矣。

所以说此女子纯粹是个克夫之相,她的丈夫根本不可能和他白头偕老,至于她所担忧的外遇之事更是无稽之谈。

如果我要是你的话,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丈夫斤斤计较,你现在更应该担心的是他的身体,如果你要是真的为你的丈夫好的话,就是能尽早和你的丈夫分开,这样他还能活下去。

欧阳炎武是天生的毒舌。叶宁宁在听到他这么说完之后,感觉眼前一片黑,自己算是彻底无法在南大门大街讨生活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就这样说,等下我们赶紧好吧,她丈夫要是来了的话,我们怕是就要被扔到黄浦江里面喂鱼了。叶宁宁现在的内心无比后悔,怎么就能把这个惹祸精给带来了呢?三年之前不就已经知道他是个一无所事的公子哥了吗?

谁呀?欧阳炎武一脸懵逼,这都是哪是哪?他只是按照面相上说话,为什么叶宁宁慌乱到这个地步?

谁不知道南大门的虎哥?整条街都要给他交保护费,你可不要在这里瞎说,麻烦了。叶宁宁长叹一口气,想要拉着欧阳炎武离开,但是中年女子却不依不饶。

笑话,你以为我听不出你小子嘴里面的意思,不就是说我克夫吗?

今天的话,你要是不说清楚了,你就别想离开这里。女子双手叉腰一副彪悍的样子。

让一让,让一让,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这里聚众闹事,不知道这是虎爷的地盘吗?

一群马仔簇拥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向这边走来,而那个嚣张的女子,一看到那个男人立刻小鸟依人般的飞扑了过去,嗲嗲的叫了一声,老公!

女子添油加醋的把刚刚所发生的事情,朝着自己的老公说了起来,甚至直接歪曲,说欧阳炎武诅咒陈虎早夭。

陈虎眉头一皱,干他们这一行的,生命是出了名的没保障,有的时候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陈虎现在有钱有势,仅仅依靠南大门大街一个月的保护费,就足够他花天酒地花一年,越是过着这样优渥的生活,他就越怕死。

所以说欧阳炎武真的触犯到了他心里面的底线。

你小子有能耐再说一遍,谁tm的会死得早?陈虎掏出手里铁棍,面色阴沉的问道。

虎哥,他是我新来的下手,初来乍到,不知道南大街究竟是什么样的规矩,求求你放过他这一次吧。叶宁宁慌乱的求情。

虽然之前在家里,欧阳炎武也把那些闯入他们家中的恶徒打跑了,但是那些人和陈虎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所有人都认为这次欧阳炎武算是惹到茬子上了,而且陈虎的身体出了名的健壮能打,怎么可能会短命?

但是欧阳炎武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表现,双目镇定的凝视着陈虎,呵,我说的是你的妻子克夫,如果你要想活得长久一点,就离她远一点,要不然的话你的小命可就真的不保了哟。

另外,从面相上看,你和你的妻子结婚快10年了吧,你老婆肯定怀孕过几次,但是无一例外全流掉了,你说我说的对吗?她性格尖酸,而你太过暴躁,你们两八字根本不合!欧阳炎武挑眉喝道。

气势汹汹的陈虎听到这里,神情一变,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咽了口口水点起头来,大师您说的您说的没错,我事业上顺风顺水,却一直没个孩子。

此时他身后的小弟们不禁面面相觑,这家伙不是个骗子?刚刚那个刁蛮的婆娘更是一脸凄惨,看来真被这个大师说中了,自己克夫,咋办?

陈虎想了一下,竟然跪了下来,朝欧阳炎武磕起了头:大师在上,我陈虎就想要个儿子,求大师指点啊!

所以说你和你老婆得保持距离,如果真想在一起,再生个儿子,那就平时多做做好事吧。欧阳炎武风轻云淡的说完之后,陈虎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带着小弟和妻子离开了。

周围人看见欧阳炎武算命真的有这么准,纷纷涌了上来。

大约日暮西斜,欧阳炎武和叶宁宁两个人收摊了,两个人赚的盆满钵满。叶宁宁一脸佩服的看着欧阳炎武,揶揄道:想不到三年不见你的变化挺大。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何况我们已经三年没见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欧阳炎武现在只想快点回家,冰儿还在家里看电视呢,血缘关系真是神奇,这才半天不见冰儿,他就心里想她的不得了。

现在有了钱了,到了家中欧阳炎武自然不会亏待自己的女儿,大手一挥就带着叶晴和冰儿两个人去下馆子去了。

这一顿饭吃的大家伙都是心满意足,尤其是冰儿吃得小肚子滚圆,欧阳炎武都担心她晚上吃太多撑坏肚子。

欧阳炎武与叶宁宁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小区的大门,明天欧阳炎武,打算带着冰儿去见他的爸妈,毕竟他们是冰儿的爷爷奶奶,即使对自己的脾气不满意,但冰儿这么可爱,相信自己的父母也一定会喜欢的。

当欧阳炎武带着两人上楼时,却愕然发现站在门口的那个身材妖娆,妆容华丽的女子。

忆昔?如果不是欧阳炎武与尹忆昔,两个人曾经那样深爱过,欧阳炎武都无法立刻把面前这个娇艳的女子与曾经那个清纯的她联系在一起。

欧阳炎武?在看到面前这个壮硕男人的时候,尹忆昔也有些不敢确定,随后跟了一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一时间场面上的气氛很尴尬,欧阳炎武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我要是死了的话,冰儿不就没有亲爸爸了吗?好半天之后,欧阳炎武才缓缓说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感情纠葛,误会,原谅色,欧阳炎武本打算万事俱备再找尹忆昔的,却没料现在她就找上门来。

两个人的重逢并未有太多的欣喜,反而有一种无法名状的尴尬。

小冰儿赶紧把吃瓜群众叶宁宁给拉走,留下欧阳炎武和尹忆昔两个人单独相处。

这三年真的是辛苦你了,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欧阳炎武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就在欧阳炎武想解释他们之间所发生的种种误会的时候,尹忆昔却并没有那个兴趣听下去,摆了摆手长叹道: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再说就没有意思了,况且我现在已经是苏名动的未婚妻,我们之间不要有太多的接触。

尹忆昔态度十分坚决,欧阳炎武一时之间傻了眼,不知道该说些啥,最终还是冰儿打破了这个僵局。

冰儿人小鬼大,穿着水淋淋的衣服走了进来,葡萄般晶莹剔透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抱着尹忆昔的腿,妈妈,冰儿,不小心把水淋到衣服上了。

可怜巴巴的样子,就算是欧阳炎武这样在狼牙磨炼了三年的铁血汉子都甘愿化身为绕指柔,更何况是许久没有见到女儿的尹忆昔,整个都被萌化了,急忙带着冰儿去卧室换衣服。

欧阳炎武这边正在考虑如何把这个误会解开,却听到尹忆昔突然之间发出了一声惊呼。

欧阳炎武这个被称之为头狼的男人,一下子慌了神,三步并作两步打开卧室的门,焦急的大喊道:怎么了,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是他好似被定身了一般,呆愣在原地,这也太刺激了吧。

原来尹忆昔的白衬衫被水打湿,紧紧贴合着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中,更显示出一种极致的诱惑,乳白色的镂空内衣轮廓清晰的透露出来。

好巧不巧的是尹忆昔今天穿的还是一条短裙,从欧阳炎武的方向看过去,一片芳草萋萋,欧阳炎武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恨不得当下化身为狼,好好与她翻云覆雨一番。毕竟在部队熬了三年,太苦了!

尹忆昔看见欧阳炎武这个样子,皱起了眉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句话果真一点都不假,没看到自己扭伤了腰,起不来了吗?

冰儿用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偷笑着关上了门,小声嘀咕道:爸爸,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叶宁宁在客厅看着电视呢,正好看到一脸坏笑的欧阳冰心,心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果然是欧阳炎武的种,平白无故怎么笑的这样吓人。

你帮我找一下叶宁宁,让她过来扶我一把。尹忆昔现在满心对欧阳炎武的怨恨,根本不想和他有更深一步的接触,便退而求其次,让欧阳炎武去找叶宁宁。

欧阳炎武听到尹忆昔这么说,心里面也不是滋味,这三年来,他一直挂念着尹忆昔,就算时间拉远了两个人的距离,也没有必要如此的冷落自己吧。

欧阳炎武拦腰把尹忆昔抱在怀中,这点小事还用去找她?是不是腰扭了,我帮你看看。

尹忆昔本能的双手环抱住欧阳炎武的脖子,两个人之间的气息缠绵在一起,让此时的气氛更加的暧昧起来,

欧阳炎武能够感受到尹忆昔细腻的肌肤和丝滑的触感,满脑子都是三年前两个人的误会与意外。

如果不是欧阳炎武在炎狼三年,磨练出超人的意志力,此刻他都要化身为狼,狠狠占有尹忆昔了。

欧阳炎武把尹忆昔平放在床上,在她的腰间摸索。

尹忆昔现在的内心无比的委屈,当初因为自己的病,他走的那样决绝,三年之后又回来,如此撩拨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明明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与欧阳炎武划清界线,但是这颗心为何又如此的不受控制?

尹忆昔把头埋在枕头上无声流泪,心中暗骂,自己真的是个贱女人,明明无数次的下定决心,但当欧阳炎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故作坚强的心房,就这样土崩瓦解。

欧阳炎武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却正在一本正经的寻找尹忆昔受伤的地方。

欧阳炎武,你就是个王八蛋,啊!尹忆昔低声咒骂,但是声音却越来越不对劲,甚至慵懒中带着说不出来的魅惑,尹忆昔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欧阳炎武的怪手却在她的腰肢上来回动作,那里本来就是她的敏感点,尹忆昔感觉自己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欧阳炎武本身就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尹忆昔现在这样诱惑他,欧阳炎武的额头布满了汗水,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在人狼之间摇摆不定。

尹忆昔,你不要在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了。欧阳炎武运转刑天诀,一股霸道的生之气凝聚在掌心,缓缓打入尹忆昔的身体中。

啊!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让尹忆昔惊呼了出来,随后发现一股暖流温和的流过她的腰肢,然后走向四肢百骸,扭伤的地方已经不痛了,甚至宛如新生一般,说不出来的舒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