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杨文远狐瑶小说都市狐妖录-杨文远狐瑶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30 00:07

《杨文远狐瑶》小说叫做《都市狐妖录》,是收长头发的一本长篇小说,杨文远狐瑶小说主要讲述了:黑白不明的世界,善与恶也变得模糊起来了。有一人占山为王,好事做尽却为天理所不容。有一村借尸还魂,恶事做尽却无因果业报。万物冥冥天意,但这天意又是谁的意。

小编推荐:
《混世神算》《地球至强赘婿》《氪金就变强》

精彩节选:

秋。

木叶瑟瑟,残阳满天,瑟瑟木叶下站着一个男人,仅仅一个背影,便勾勒出无尽的潇湘。烟雾徐徐上升,肥大的短裤腿了颜色,却漏出男人结实的肌肉,人字拖旁堆满了烟头,恰恰透露出男人不羁的风格。右手掂着一白色塑料袋,袋中的鸡肉味馋的路过的小孩口水流了下来。

他很忧虑,似世间以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舒展开深锁的眉头。叹了一口气深吸最后一口烟转身进了身后的公寓之中。

这个男人就是我,杨文远。

我知道这样的形容可能会激起仇帅人心里对帅哥的嫉妒,甚至对我恶言相向,但这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我撞了邪,有一只狐狸缠住了我。自从它来了之后,我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我知道这时那些人一定会在次跳出来说“哎呦喂,这落魄书生还真是多,都21世纪了还玩聊斋呢?”

对于这些人我不想辩解!

小时候在乡下跟着姥姥长大,我姥姥在那疙瘩是最长命的人,现在都有八十岁高龄,但是我姥姥非常迷信,清明节前后都会在门头插上桃树枝,说是那些脏东西还怕桃木,元宵节每次给坟头送完灯回家,姥姥都会在灶台抓一把炉灰,说那些东西害怕阳火。

言传身教,我这个人也迷信,见庙拜佛,遇观烧香这都是家常便饭,也对超自然事件很感兴趣,但是我也就是当做小说看了,少小离家,十六岁就来到这个城市工作混了五六年在一家出版社做着编辑的工作朝九晚五的,不过呢也正好对我的胃口,毕竟在这疙瘩看小说不用花钱!

三天前,回家的路上尿急,大晚上的,谁会大老远找一个公厕?人之常情对吧?钻进小树林准备放个水,夜黑风高的谁能想到我这一泡尿下去竟然冲散了她的道场?

我特么提起来这件事我就来气!你们说一个狐狸不跟聊斋上面一样找一个僻静的山林修行,特么的自己跑到闹市小树林里面摆道场?小树林啊?那特么的是圣地啊……

打开门,一道香气扑面而来,回过神手中的塑料袋已经不在,唯有小蛮腰,柳叶眉,樱桃小口……这特么我身体能好吗?

一开始并不能相信她是一只狐狸,直至我看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狐狸长着大口要咬我的时候我信了。

那时我很坚强,很坚强的没有昏过去。

而因为道场的事,这狐狸赖上了我,而我绝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身材好才让她住进屋子里面,我只是觉得一个男人要有责任心,错了就是错了!绝对不能逃避责任。

但仅仅三天!我已经连走路都没有力气。

那种放着绝世美女不能睡,只能自己干撸的滋味谁能体会?谁能体会?虽说是养眼,但特么老子又不是柳下惠!出奇的狐狸今晚上回来的很晚,满身酒气,说话都不利索了还非要给我拉拉家长,对这个灾星我是避也避不及,我也发觉她好像在很努力适应人类社会。

这狐狸很单纯,很明显涉世未深,这就好像还未入社会的学生妹,要是调教的好没准将来还能做个什么,嘿嘿。虽说物种不同,但关了灯都一个样。

什么?我无耻?赶明介绍一个胖子给你们认识,那个家伙完全没有羞耻感!偶尔下流的行径暴露免不了遭受一顿毒打。这狐狸脾气暴躁,而我又打不过她,真要把她惹急眼了没准真成了一堆肥料了,如果那个计划实在不行,我已经准备和主编大人商量一下,写一个注册个id发布到各大网站,一方面满足一下光大宅男空虚的内心?从此解放双手。另一方面我也可以捞点稿费什么的外块。嘿嘿,岂不是两全其美?

一个星期接触下来我发现这个狐狸还真的是在银行老老实实上班!我一阵郁闷,这世上还有这么老实的狐狸精?这种姿色随便往大街上一站都有人出钱带走的好不好!要不然我教她去卖金戈?发家致富?

不行不行!念头被我瞬间晃出脑袋,我是有节操的美男子,这种龌龊事怎么可能做的出来。这狐狸浪费我房租水电油米泡面,我是实在没有余粮来养活这个小祖宗才会想方设法想要把她逼走,也不知是她在我身上装了gps还是什么原因,她总能准确的找到我隐藏起来的位置。

我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痛苦!而时间的推移一个大胆的主意也在我脑中形成。

我要走“阴路!”

人有人路,鬼有鬼途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却有那么一种人行于阴阳之间,他们有很多名字,在我看小说……呸,工作这几年中关于这类人的介绍五花八门的,无疑是卖个噱头,但这噱头还真的挺有用。而我有一个单纯的狐狸精在手中,这可是一个大好的资源,按照她单纯的性格我随便忽悠两句不就行了?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迅速生根发芽,进而长成参天大树,我仿佛看到了钞票在向我招手!口头生意我不做,亏本生意我也不做,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牡丹大桥下面那一个摸骨看命却趁机占女孩便宜的山羊胡老道,我已经不知多少次看到他被人追着打,可愿意听他忽悠的蠢人大有人在,我不像他,毕竟狐狸可是确确实实的妖怪啊!

不出一天,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噱头!

裹尸人!

在这世间死于非命的人数不胜数,那些没有栖身之所的尸体往往被豺狼虎豹分食迨尽,魂魄流荡于世,天地之间讲究阴阳调和,久而久之便会滋生祸乱,而“裹尸人”便是城市的清洁工,处理那些人们看不到但确确实实存在被称之为“亡灵”的生物。裹尸人者子时而出,丑时而回,周身蓑衣,右手持黄纸,左手执白酒,在丁字路口出,撒白酒,掷黄纸。丁字路,形如弓,口似箭,破煞之势,亡魂不敢挡,白酒敬鬼神,黄纸散财,阴间来使度亡魂。夜间叫做度魂,白天渡尸,以蓑衣掩藏尸体至此结束。

唬人吗?在我看来还不错,噱头就是要这么夸张才对!而至于狐狸……

“你想要手机吗?”

“想!你要给我买啊?”

“我可以给你买,但你以后要听我的话!”

“嗯嗯!”

狐狸就是这么好忽悠!

噱头有了,人手有了,可名头怎么打通?我想到了那个山羊胡骗子!对这货的口才我也是服气的,初来这个城市连我也被他忽悠过三十块钱,他唾沫漫天飞,对我一顿猛夸,夸的我都飘飘然了,那三十块掏的特别痛快。

“有生意你做吗?”

“要命的生意我不做!”

“只求财不求命”

……

山羊胡给我忽悠客人,狐狸给我当打手,我梦中的那颗参天大树正在茁壮成长。

然而十一月已经见了底,山羊胡愣是没给我忽悠过来一个人!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我心里面这样安慰着,可是每天供奉狐狸一只烧鸡我的积蓄也着实吃不消啊。

这一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我火急火燎的向着牡丹大桥跑去,远远的便看到山羊胡,带着黑色墨镜,一副仙风道骨……个屁啊,旁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了!这老孙子墨镜下面是盯着那美女的大长腿!

山羊胡发现了我,立马正襟危坐,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我已经算到你今日会来找我。”

我一屁股坐在他面前的小板凳上没好气道“老孙子你不厚道啊,自己吃饱喝足就忘记还有我这么一个合伙人了?”

山羊胡道“这你可错怪我了,这些日子的确没有什么大主顾上门,况且你这个没有牌面啊,看看人家风安堂,多有排面,就算要请个先生那也是人家风安堂的生意。”

风安堂我是知道的,这个城市里面有名的“先生”谁家红白喜事都会去那里面请个神镇镇场子,我听说那里面真的有仙家坐镇,至于是什么仙我就不得而知。可我一看山羊胡这事不关己的态度就来了火站起身刚要发做山羊胡连忙改口道“别急啊,谁说没有活路,我这里有活有活。不过这事你搞不定,不如我们和风安堂……”

我恍然大悟,感情这老孙子也是风安堂的托啊!

我道“别跟我扯那没用的,你胳膊肘往外拐我能打出去名声就怪了,什么活赶快说,我罩得住!”

有狐狸在我什么罩不住,我说这些日子怎么屁都没有一个,感情这老孙子把大主顾都往风安堂引了,要不是我今天来兴师问罪,恐怕这一桩发财的生意也要黄了。要不是我还得靠着他打出去名声,我真想给他漂亮的牙齿上来上几拳。

“这生意你没跟风安堂言语吧。”

山羊胡摆手道“我还没来得及言语你就来了,这可是一个大金主!你能行吗”?

我一拍胸膛道“你安排,我出人,保证药到病除”。

  • 杨文远狐瑶小说 截图1
  • 杨文远狐瑶小说 截图2
  • 杨文远狐瑶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