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陈秀苏小妹小说地狱之门-陈秀苏小妹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30 02:01

《陈秀苏小妹》小说叫做《地狱之门》,是铆钉的一本长篇小说,陈秀苏小妹小说主要讲述了:96年,一支考察队在昆仑山脉失踪,电台里收到了诡异的求救信号,我被派往营救,从此揭开了一个神秘的世界。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小编推荐:
《阴人为妻》《阴灵窃心记》《美人祭奠by无霜雪》

精彩节选:

我才出生,爷爷就说我是早夭命,难养活。给我取了个女孩的名字,陈秀。

我从小穿女生的衣服,梳小辫子,被当成女娃来养,就这样爷爷还是不放心,说军队里煞气重,能压我的命格,十八岁那年又把我送去参军。

当时我被分配到新疆某工兵团,到96年的夏末服役期满,这几天正忙着办转业手续,突然就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我立刻前往73连报道。

73连在当时还是个机密部队,传闻参与了罗布泊里的绝密工程。

到了73连,很快又被分到一个临时组成的战斗班里。班长叫张德柱,是个老兵,参加过剿匪战争,脸上留了一道狰狞的刀疤。下面有神枪手李闯,军医许鹏,通信员张虎,全军比武冠军高川。

还有我,陈秀,一共是六人。

在营地只是呆了半天,我们就被送往赛图拉哨所,赛图拉在维吾尔语里是“殉教者坟墓”的意思,地处昆仑山脉中段,毗邻西藏,算是一个界所。

沿途的路边有不少道柳,峥嵘的生长在荒芜的戈壁里,许鹏说这些道柳有来头。清朝的时候,左宗棠曾两次西征,沿途命令士兵栽种道柳,延绵几十公里,左宗棠也因此被后人称为左公柳。

赛图拉哨所驻扎了两个班的战士,环境十分的艰苦。到了这里我们才被告知这次的任务是进入昆仑山,营救一支失联的考察队。

考察队是在四天前失联的,成员里有四个教授和一个六人编制的战斗班。上面的命令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中午补给的时候,每人配了一支八一杠,两百发子弹,还有一台小八一C型单兵电台,小八一电台七十年代才研制成功,C型是经过三次改良的成熟品,功率大,皮实耐用。

当时美帝跟我们的关系还很微妙,GPS的频段没有全面开放,加上临近罗布泊,卫星通信和定位都不能用,小八一电台是最好的选择。

当夜的凌晨两点,班长把我们全部叫醒,上了一辆卡车,朝着昆仑山开去。夜幕下,远处的昆仑山寒雾弥漫,连绵的山头被雪光映得白皑皑的,像一条银龙横垣在天地间。

班长在途中拿出一个录音机,按下播放键后里面传出沙沙的电流声,几秒后电流声中混杂着一些男人和女人的惊叫,像是有很多人在惊慌失措。

其中有一个声音很尖锐,听不出来是男是女,一直在重复的喊:它来了,快跑。

重复三遍后声音戛然而止,就连电流声都跟着消失了。

班长关掉录音机对大伙说:“这是考察队失联前最后一次传回来的声音!”

李闯皱着眉看着班长问:“你确定只有十个人?”

这话问出来,所有人都看着班长,刚才的录音谁都听得出来,那绝不可能是十个人能发出来的声音,至少得有上百人。

“我们此行的任务除了救人,同时也要弄清考察队遇到了什么事!”班长收起录音机:“都别瞎想了,睡会!”

自古昆仑山怪事就多,冰雪下面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车子摇晃,六个人各怀心事,都没有睡意,车厢内静得有些压抑。

天亮的时候到达登山点,告别开车的老兵,我们就此踏进昆仑山。

山外看见的寒雾,到山里才知道那是白毛风,狂风里夹带着冰渣,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

我们沿着考察队的路线,顺着昆仑山西侧一直走,傍晚的时候风雪小了一些,走到一个高坡上,班长朝山顶放了几枪,震落了一些散雪,确定山顶的积雪不厚,我们才在下面扎营。

休息的时候张虎用电台和哨所取得了联系,汇报了我们所在的位置,然后又尝试联系考察队,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夜里我跟李闯值夜,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快换班的时候,远处的雪窝子里突然蹿出几头高原雪狼,眼睛里冒着绿森森的寒光。

李闯发现后立刻拉开枪栓,瞄着雪窝子。几头雪狼像是察觉到危险,没有继续靠近,而是在雪窝子里扒着什么。

我拿起望远镜观察,看见狼群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往外拖,只是光线太暗,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砰!”

就在这时,李闯突然开了一枪,高原狼受惊后四下逃窜。帐篷里的人听到枪响,都端着枪冲了出来。

李闯指着远处的雪窝子说:“那群狼崽子好像扒出一具尸体了。”他说着收了枪:“我过去看看。”

班长按住他的肩膀:“你留下,陈秀跟我过去!”

狼群虽然散走,但还在附近徘徊,这么远的距离只有李闯能打中。

我和班长从雪坡上滑下去,猫着腰朝着雪窝子跑去,原本散开的雪狼见我们主动靠近,又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绕着圈折头走回来。

“砰”

身后又是一声枪响,距离我十来米的一个雪窝子突然炸开,一头雪狼被子弹掀飞出来,脑瓜子爆出一团血雾,还没落地就已经断气。

见到同伴死亡,剩下的七八头狼才嗷嗷乱叫,很不甘心的散走。

班长跟我摸到刚才狼群聚集的雪窝子,果然是有一具尸体,半截身子还埋在雪里,我想用手电照,被班长拦住说:“雪地里开手电很危险!”

我不明白他的话,不过事后尝试过,夜里在雪地上开手电,近处的东西一目了然,但十米开外就是白茫茫一片,无法辨物,有潜伏的危险根本发现不了。

借助微弱的雪光,模糊的辨认出是一具男性尸体,身上穿着军装。班长和我把尸体扒出来,抬回营地。

死掉的是个战士,下巴有弹孔,贯穿头颅,流出来的血全被冻在脸上,脑袋都红彤彤的,有些吓人。

高川检查了他手里的枪,肯定的说:“他是自杀的。”许鹏检查过尸体后说:“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两天!”

班长抽出兵工铲,拍了拍尸体背上冻住的行军包,弄掉上面的冰后把东西都掏了出来,见到干粮还剩不少,众人脸上全是惊诧!

这里距离山脚不过一天的路程,而干粮还够两天的量,这种情况下谁会自杀?

班长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六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脸色都有些难看。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沙沙声,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全忙着拉枪栓。

“是电台!”张虎听出来,转身就要进帐篷,但被班长一把拽回来:“都别出声!”

六个人就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喘,沙沙的电流声逐渐变大,几秒后传出混乱的惊叫,其中有个尖锐的声音,重复的再喊:它来了,快跑。

三遍之后,声音戛然而止,跟录音一模一样。

死寂的空气中只剩我们“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张虎脸上血色全无,忐忑的说:“睡觉前我锁定的是考察队使用的波段!”

电台没有录播功能,刚才传来的声音只说明一件事,在电台的另一端,有数百人正在遭遇着可怕的事,场面十分的混乱。

许鹏声音有些发抖的说:“你们都听到了,那个人一直在喊它来了,‘它’是什么?敌特?”

因为罗布泊里的绝密工程,美帝的U2就没断过侦查,特工更是经常出没,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班长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才问我:“陈秀,你怎么看?”

高川有些质疑,李闯直接就说:“这种事你问一个毛头娃子有啥用?”

“都闭嘴!”班长不耐烦的吼了声,然后看着我。

我犹豫了下,说道:“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不过这事蹊跷得紧,班长,要不我们先回去?”

班长脸上闪过一丝失望,显然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沉默十几秒,班长下令道:“张虎,你明天一早联系哨所,把发现尸体的事上报,确认一下他的身份。许鹏、高川值下半夜。刚才的事谁都不许在议论!”

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班长见我杵着不动,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回去睡觉,别胡思乱想!”我应了声,感觉得他有可能知道我的底细。

钻进帐篷里,我拍掉身上的雪,把手伸到油炉上烤了烤才钻进睡袋。旁边的李闯用手捅了捅我,小声问:“陈秀,你说会不会是闹鬼了?”

军队里不提倡鬼神的说法,但在当年,士兵没有多少知识成分,大多是农村人。

李闯这样问也不奇怪!

“别瞎说!”我赶紧提醒他:“别忘了咱们肩膀上还挂着八一军章呢!”

李闯不高兴的瞪了我一眼,侧过身不在理我。

外面的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只有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狼嚎,我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是被班长拍脸叫醒的,他神情凝重的蹲在旁边说:“出事了,高川不见了,昨晚发现的战士尸体也不见了!”

我急忙爬起来,到外面看见许鹏瘫坐在雪地上,身子微微的抖着,而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很大的迷雾。

  • 陈秀苏小妹小说 截图1
  • 陈秀苏小妹小说 截图2
  • 陈秀苏小妹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