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你是我遗失的美好简初陆连珩》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5 12:32

《你是我遗失的美好》简初陆连珩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你是我遗失的美好》讲述了简初陆连珩跌宕起伏的故事,你是我遗失的美好简初陆连珩小说节选:陆连珩未曾在任何事情上失算过,可偏偏在这个女人的手里栽了两次跟头,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你是我遗失的美好
推荐指数:★★★★★
>>《你是我遗失的美好》在线阅读>>

《你是我遗失的美好》精选章节

如果她没有背地里耍阴招,她根本不可能会怀孕!

--------------------------

陆连珩未曾在任何事情上失算过,可偏偏在这个女人的手里栽了两次跟头,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我没有!”简初急了,陆连珩的这句话就像淬了毒的针一样,狠狠地扎在她心里。

陆连珩的意思,她懂!

可她真的没有耍任何的手段。

两个月前的一次,他喝醉酒,把她当成简琪,那天她身体本来就不舒服,一夜下来体温直接逼近40度,昏迷了三天,因此没有吃药。

她也很意外,就那一次,她就怀上了。

又是这三个字!

‘我没有’,这一年里,他听了无数遍!

她就不能换点新鲜的狡辩之词?!

“如果你没有,那就只能说明你怀的根本不是我的种!”陆连珩的声音一次比一次沉,他的话也一句比一句残忍!

他迅速从她的体内抽离,避之不及的推开她,往后退了一步,冷冷的睨着她孱弱的身体在微光里瑟瑟发抖。

简初顾不得整理自己,转过身就扑进陆连珩的怀里,拼命的解释,“是你的,连珩,只能是你的,这一年里,我每天都在家,家里所有的佣人都可以作证,这一点你必须相信我,连珩。”

从解释变成祈求,爱让她变得卑微,可怜。

她的身体很柔软,陆连珩并不讨厌,他讨厌的,是她的虚假和伪装。

他烦躁的挥开她的手,“需要我提醒你吗,除了家,还有一个地方是你经常去的。”

“哪里?”心里咯噔一下。

“医院!”陆连珩眸光骤然变沉,眼底如嗜血一般泛着冷光。

“你什么意思?”简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不傻,我的意思你很清楚!”陆连珩冷嘲。

简初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她没想到,他会在这种事情上怀疑她。

没错,她除了在家,去的最多的就是医院,可她哪一次不是被他折腾昏迷进的医院,严重的几次她差点就被下了病危通知,如果不是苏柏极力救治,她可能早就死了。

他现在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苏柏的,他可真是冷血,无情。

“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你的孩子!”她有些生气了,却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陆连珩阴沉着脸,懒得跟她废话:“好,既然是我的,明天一早跟我去医院!”

“干嘛?”简初惶恐的看着他。

“打掉!”他一字一句的开口,“我陆连珩不会要仇人的孩子!”

“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简初抓住他的衣袖,眼泪一颗颗掉了下来,虎毒不食子,这可是他的亲骨肉啊。

“我没有闲工夫跟你开玩笑!”陆连珩甩开她的手,转身上楼。

没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她凄凉的笑,“陆连珩,结婚一年了,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陆连珩看着她扭曲痛苦的脸,心里却没有一丝痛快。

他很快整理好自己,捡起地上睡裙的碎片丢在她脸上。

橘色的灯光下,她衣不蔽体,满身狼狈,而他高高在上,衣冠楚楚!

他转身上楼,听到楼上房门被甩上的声音,简初放声大哭!

这就是她结婚一年的丈夫,爱了八年的男人!

哭了一会儿,她又冷冷的笑了。

……

第二天一早,她被两个保镖绑去了医院!

陆连珩推了所有的公事,第一次陪她到手术室。

简初心里很清楚,他不是担心她,而是要亲眼看着医生拿掉这个孩子,谨慎的性格决不允许他再犯第二次疏忽。

上手术台之前,她拼着最后的理智求他,“连珩,不要让我打胎,我求求你,孩子真的是你的,我用我的命发誓!”

陆连珩两手插着兜,依旧是一副冷漠至极的姿态,“你的命比你的誓言还要廉价!”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对医生说,“快点,我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医生连连点头,“不需要那么久,五分钟就可以!”

五分钟!

这个孩子的到来,她等了那么久,也忍受了那么多,区区五分钟就可以毁了它。

不,她不允许!

“苏柏呢?我要见苏柏!”只有苏柏才可以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医生接过麻药,“邵医生在做一个开颅手术,没时间见你!”

听到她唤苏柏的名字,陆连珩漠然至极的眼底转而愠怒,这个女人的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简初,你真贱!”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ICU病房打开的电话。

“陆先生,简小姐醒了。”

陆连珩愣了足足三秒才挂了电话,转身之前,他冷言交待,“给我处理好,出任何岔子,我让人封了这家医院!”

“是是是!”医生拿着麻药的手抖了抖。

陆连珩走后,简初直接从手术台上滚了下来,扑通跪倒在医生面前,“医生,我求求你,帮我保下孩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医生左右为难,“陆先生的话你也听到了,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得罪他啊。”

得罪邵医生最多被开除,得罪陆连珩,以后都别想在医学界混了。

“这是个孩子,是条生命啊,医者父母心,您怎么能忍心!”简初软硬兼施,闹也闹了,求也求了,她现在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能保住这个孩子,“您放心,只要您能帮我保下他,我立马离开,不会让陆连珩知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