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狂医方雄江瑶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8 09:32

《狂医》讲述了方雄江瑶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狂医方雄江瑶全文免费阅读!狂医方雄江瑶小说节选:哦,他是今天刚来的,以前没来过,怎么了,方大师,有问题吗?江岱山想了想,疑惑的问着方雄。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问这个,还搞得挺神秘。没什么,既然是这样,那算我多虑了。方雄摆手说道。

狂医
推荐指数:★★★★★
>>《狂医》在线阅读>>

《狂医》精选章节

哦,他是今天刚来的,以前没来过,怎么了,方大师,有问题吗?

江岱山想了想,疑惑的问着方雄。

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问这个,还搞得挺神秘。

没什么,既然是这样,那算我多虑了。

方雄摆手说道。

看来这给江老爷子下毒的人,跟薛明山没有什么关系。他之所以这么怀疑,是因为曾经在仙界大陆的时候,就有人这么做过。

先是拉好关系,然后伺机下毒,再借诊治之名,谋取一些利益。

而这样的人,往往都是先给自己塑造好名声。

一副高人的形象。

其实,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听江老爷子如此一说,他可能真的是多虑了。

江老爷子,别大师大师的叫我,别扭,如果不嫌弃的话,叫我小方就成了。

方雄又认真的对江老爷子说道。

再怎么说,现在这具身体的年龄也不过是二十出头。

一个被医院开除掉的实习医生。

被叫大师,总感觉怪怪的。

好,那我就占你一个便宜叫你老弟,你说我欠了你这么大的一个恩情,给钱,你肯定是不会要的,真不知怎么报答你,来,这边请。

江岱山也借机拉近关系的说道,伸手指着前方,带方雄往他珍藏画作地方走过去。

后边的江瑶,看到这一幕,感到有些无语。

爷爷一把岁数了,居然跟方雄称兄道弟。

自己不是瞬间降了三辈!

举手之劳而已,你要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帮我买几方中药材,待会儿我给你开一个方子就行了,不过……

方雄装出一副高人,摸着没有胡须的下巴,思忖的说道。

买中药。

自然是提取精粹,帮忙恢复精力神。

不过什么?

江岱山看方雄深沉样子,心一紧,感觉事情有点难办。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直接把钱给我比较好,我去买那些药材,这样省事不少。

方雄淡淡说道。

也行,老弟你还有什么吩咐,只管提。

江岱山释然笑道。

后边跟过来的江瑶听到他们俩的对话,一阵无语,他不是把钱看得很淡吗?这会儿话说得还好听,转来转去的还不是为了想要钱,爷爷居然还极力讨好。

看来自己还真小觑了这家伙。

心中不由狠狠的鄙视了一下方雄。

谢谢江老爷子好意,先去看看你说的那幅高人之作。

方雄笑着道。

然后随江老爷子一起去看那世外高人的画作,画上提名为林中仙在。

名字还怪有意思的。

碧林高山,林山上边烟雾缭绕,溪水蜿蜒。

林子深处有一楼阁,若隐若现的。

如若仔细看,还能够瞧见林中有一道士,挑着水桶似是往山上走。

仿佛仙风道骨,不与世人争。

处处都透露出一股仙境般的景色,仿佛灵气环绕其中。

身如其境,似有神灵相护。

看到这画作,让方雄想起了在仙界的日子。那时他只是一介凡人,为了家人还有妹妹不受别人的欺负,依然忍受着千刀山,百里火烧的痛苦,走过寻仙石阶入宗门。

就只为成为一名记名弟子。

花费五百年时间,终于修得正果,只要渡劫成功,便能成仙得道,谁知道在成仙时的最后一步出了差错,遭人背叛,将布置好的七星阵中心给毁了。

江岱山见方雄立在那看得入迷,也不好打扰。

只当是入了他的口味。

这画,你能告诉我是何人所作吗?

方雄回头看向江岱山问着道。

能作出此画,绝非一般的大者能做到的,不光只注重艺术,最为关键的是心境。

有心则灵。

心境越高的人,作出来的画,自然非凡。

他一定得见见这高人。

老弟啊,他叫什么我还真没问,不过他临走时,说假如有一天我有困难,照着诗里所指的去找他,可是这诗我看了一些时间了,根本不明其意。

江岱山有些尴尬的笑着道。

这诗里写的,他也研究很久了,愣是没整明白。

连高材生江瑶,都没琢磨透,诗里没提具体名字,也没提地址。

怎么找?

只当这是为画而提。

后来都整不明白,就把此画珍藏起来,直到今天才拿出来让方雄瞧瞧。

诗里!

方雄微微皱了皱眉,这才注意到画的旁边还有四行诗。

山涧云崖暖,林中仙人知。

一桶天上水,笑看众生痴。

有意思,真有意思。

方雄略微思索,便明白了诗里行间之意,意境真的很悠远,既符合了画镜,也表明了创作者的心境,此作者的心境恐怕在四星,一定得见见他。

老弟,你看出来了?

听方雄如此称赞,他双眼放光,满是期待的问着道。

他研究那么久都不得要领,这方雄只是看一眼,便明白其中深意奥妙所在。

震撼的同时,也更让他心坚如铁,此人能成为他的靠山。

江瑶对此也有些诧异,她是左看右看,都没瞧出来。

难道这方雄一看,就知道了?

方雄,真的假的啊,我看了那么久都没看出来,你一眼就瞧出来了,我只是觉得这画的意境深远,诗也附和画的意境,但诗里有什么,真没觉得有啥。

江瑶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方雄说道。

同时也充满了好奇。

那是你太俗。

方雄大手一挥,毫不留面子的说道。

你……

江瑶气得咬牙跺脚,偏偏还没法反对,那模样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你什么你,我老弟说的话,还能有错,你多学着点。

江岱山沉声指责道。

江瑶满脸错愕,噎得有点说不出话。

只是恨恨的瞪了一眼方雄。

我说江大美女,你这生气的样子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方雄贱笑的说道。

哼!

江瑶气哼一声,看了眼她爷爷,委屈的转身走了出去。

待江瑶走后,江岱山嘿嘿笑了笑:老弟啊,我孙女,待会我去说说,你能告诉我这诗里到底告诉了我们什么东西啊,地址在哪儿,以及这位高人叫啥名字啊。

你看这儿还有这。

方雄单手背立,高人指导般拿手指在诗句间点了几个字。

涧云崖?涧云仙人?

江岱山凝惑的照着方雄提示的念了一遍,却依旧疑惑不解。

还不明白?

方雄微微眯眼,随即笑着解释道:地址是涧云山,高人叫涧云仙人,懂了吧。

涧云山!

江岱山带着疑惑的目光再次看向诗句,顿时眼前一亮,方雄稍微一提,就如醍醐灌顶。

方雄也在想,这涧云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为何会送江岱山这幅意境、心境都称得上是至高无上的画作?

江老爷子,你能给我说说这涧云仙人是啥时候送你这画的,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方雄十分好奇。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这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也才二十多岁的样子。

江岱山忽然想起自己二十岁的那道劫,如果不是这高人,只怕他早完蛋了。也就自然不会又今天这般成就,有江氏企业。

他也一直想要报答,却从来没研究透这画中诗意。

原来你们还有这般渊源,想去见他吗?

方雄点头道。

想啊,做梦都想。

江岱山激动得都快要蹦跶起来了,像个老小孩,仿佛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七十多岁了。

那等吧,等机缘吧。

方雄在江岱山兴奋难挡之时,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随即又对江岱山道:老爷子,有机会我会带你去的,等你查出害你的那人后,我就找个机会带你去。对了,我还有点事要去问江瑶,你先忙。

好好,那我待会就叫人把钱给你送来,你要多少钱?

江岱山感激的连连点头。

大概三、四十来万。

方雄说道。

没问题的,我这就去给你亲自取过来。

江岱山慷慨的笑着说道。

心里却乐开了花,应该让他们年轻人多接触接触。

暂时不用,我要用自然会找你,对了,她在哪个房间?

方雄刚走两步路,又回过身问着道。

二楼最边上那间就是。

等江岱山告知完了,方雄就让他先忙事去,随后便独自上楼。

来到江瑶房门口,他敲了敲门。

可是里边没什么反应。

方雄也不敲门了,直接将门给推开。

啊……流氓!你干什么?

江瑶刚准备换衣服出去,外面有人敲门,她心里一慌,就快速脱衣好换上。谁知门突然绰不及防的被推开,又看到方雄瞪大的眼珠子。

她下意识的惊喊一声,几乎出于本能的护住了上边最为傲人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