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于云殷雅婕全文免费阅读-于云殷雅婕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08 11:30

于云殷雅婕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于云殷雅婕是极品小白沙所创作的小说《龙婿》中的人物,于云殷雅婕小说精选:天马会所,是阳城闻名的夜总会。三楼包厢内,于云满脸痛苦的蜷缩在沙发上,双目通红浑身燥热,这是被下了烈性春药的症状。切,这废物虽然是个赘婿,但长得还真不赖,可惜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一名女郎笑吟吟走来,开始宽衣解带,而她手上,还举着手机似乎在录像。

龙婿
推荐指数:★★★★★
>>《龙婿》在线阅读>>

《龙婿》精选章节

天马会所,是阳城闻名的夜总会。

三楼包厢内,于云满脸痛苦的蜷缩在沙发上,双目通红浑身燥热,这是被下了烈性春药的症状。

切,这废物虽然是个赘婿,但长得还真不赖,可惜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一名女郎笑吟吟走来,开始宽衣解带,而她手上,还举着手机似乎在录像。

不要,给我滚开……滚开!

于云挣扎着起身,赤红脖子上青筋暴起,可浑身软绵绵提不起力气来。

装什么清高,你一个废物赘婿比狗都不如,要不是老娘收了钱,会伺候你这个废物?

女郎鄙夷出声,举着手机冷笑走来。

滚……

于云想要推开对方,可一个趔趄整个人撞在玻璃茶几上。

哐当一声。

玻璃茶几碎裂,他头破血流晕死过去。

呸,晦气。

女郎骂骂咧咧,但想到自己的任务,还是找好角度开始录制。

这时,门外却响起急促敲门声。

警察查房,开门!

不好。

女郎满脸惊慌,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这个时候遇到警察查房了!

就在她惊慌的时候,门被猛然撞开,一名女警察率先冲进来,将女郎双手扣押在身后。

李队,这男的好像受伤晕过去了,玩得还挺欢。旁边的下属揶揄道。

黎月蹙眉,盯着于云厌恶道:都铐起来,马上去下一个房间检查。

他们并没有发现,于云头上的鲜血流淌下来,滴在脖子上一块玉佩上的时候,发出道妖异的光芒。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

于云缓缓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间,他看到面前似乎有个女人在眼前晃动。

既然醒了就别装死,我已经联系家属,在他们来之前,我需要你配合笔录。黎月淡漠道。

你是……

于云刚准备询问,可突然间双目微热,竟让他看到了血脉喷张的一幕。

美艳绝伦的黎月不着存缕,曲线优美,那美妙的风景简直让人着魔,里面的黑色小背心,更是增添了一抹娇媚。

你是谁?你怎么没穿衣服?

于云下意识的说出口。

唰!

全场死寂,看傻子一般看过来。

混账,你在说什么!黎月娇喝训斥。

你确实没穿啊,就穿了一件黑色的……

他的话语还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一花,狠狠撞击在墙壁上发出闷响,疼得他只翻白眼。

黎月柳眉竖起来,掐着于云的咽喉杀气腾腾。

咳咳咳,放,放开我……

于云下意识的挣扎,体内不知道怎么涌出一股暖流,然后化为巨力。

黎月眸光锐利起来:不准动!我是警察,你再挣扎可就不是嫖娼的罪名,而是袭警了!

但她内心也很震惊,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军区大院磨砺出来的,面前这人看起来瘦弱,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差点就让他脱离控制了。

于云识趣的放弃挣扎,因为旁边的警察已经把手放在了腰间枪套处。

现在开始笔录,姓名,性别,年纪,说!黎月问道。

于云,男,二十四岁……

现在从事什么职业?

实习医生。

医生?黎月打量他一眼,狐疑道:就你这样子,也是医生?

我真是医生,虽然只是实习生,但也是正经的医科大学毕业,现在在阳城博爱医院实习,我钱包里还有实习证明呢。于云解释道。

黎月没有继续追问,因为对方的钱包早就检查过了,确实是实习医生。

医科大毕业的大学生,实习医生,怎么来这种地方鬼混,真是丢人!

呵呵,现在的大学生享受惯了,你以为高材生就不会做坏事吗?

唉,世风日下啊。

围观的人群纷纷看过来指责,那鄙夷的语气让于云无地自容。

黎月冷笑: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开始干什么去了,看在你是初犯的份上,等家属过来保释交罚款才准走。

警察,我在阳城没有家属。于云语气低沉下来。

哼!现在还满口谎话,于云,我已经给你老婆打过电话了,都结婚的人还出来鬼混,人渣!黎月目光冷厉起来。

老婆?

我这种人配有老婆吗,我只是个赘婿。

于云满脸自嘲。

而这时,一辆白色小轿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走下一男一女。

这两人都是身穿白大褂,女的容颜俏丽身姿高挑,男的也是英俊潇洒,看起来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事实并不如此。

因为这名美女,就是于云名义上的妻子,殷雅婕。

警察你好,我……

殷雅婕不情愿的指着于云道:我来保释他。

黎月点头道:你好,把证件出示一下。

证件就不需要了吧。殷雅婕满脸为难,这件事太丢人了,她殷家的废物赘婿出来票昌,还被警察公然抓住。

要不是接到电话让她过来,殷雅婕宁愿于云关进牢房,也不愿过来丢脸。

警察你好,我叫张涛,你们县局的张大队是我叔叔,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旁边的英俊男子笑着站出来。

干什么?别拿官场上那套压我,我不吃那套。

黎月冷冷瞥了眼张涛,接着看向殷雅婕道:我这也是按条例办公,需要出示你的身份证明登记,虽然于云是你丈夫,但无论谁过来保释,都需要证明身份。

他不是我丈夫,他就是个不成器的废物……唉,这是我的证件。

殷雅婕还是把证件拿了出来。

一切手续办完,于云已经保释出来了。

但殷雅婕看都没看他一眼,冰冷着俏脸转身就走,就如同陌生人一般。

于云,你可还真是给雅婕,给殷家丢脸啊,我要是你,自己跳楼算了省得祸害别人。

张涛冷眼训斥,可嘴角却噙着一抹阴柔。

这是一种阴谋达成的诡笑,今晚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虽然警察的出现让计划出现了波折,但结果还是一样的。

等殷雅婕和这个废物赘婿离婚后,他的机会就来了。

张涛,上车!

马路对面,殷雅婕蹙眉叫道。

她宁愿叫同事,也不愿看一眼自己的丈夫,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丈夫。

小轿车发动,两人扬长而去,直接把于云凉在了原地。

唉。

于云摇摇头,转过身苦涩道:警官,你可以借我三十元吗?我打个车回家。

你自己的钱呢?黎月皱眉道。

于云嘴角的苦笑更浓,我一个人实习生,哪里有工资……

原来还是个吃软饭的,你说你一个堂堂大学生,怎么就这名落魄,这三十元算我打发乞丐吧,不用还。

黎月满脸嫌弃的扔出几十块钱。

谢谢。于云捡起钱,孤身朝着夜色中走去。

夜色深沉,晚风萧瑟。

黎月从后面看去,不知为何却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可怜……

但很快,她这抹可怜就被理智淹没:可怜个屁,这种人渣吃软饭不说,还出来鬼混!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半小时后,于云回到了金茂小区,殷家就在这里。

站在楼道口,他脚步慢了下来,但想到自己除了这个冰冷的家以外,再无容身之处,只得硬着头皮上楼。

因为他们家欠了殷家的钱还不上,而殷雅婕也需要一个赘婿,虽然这个赘婿地位比狗都不如,可于云还是同意了。

赘婿比狗都不如,这可不是夸张的说法。

而是真的,比狗都不如……

没有房门钥匙,于云摁响门铃,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开门,当她看到于云后,表情顿时厌恶起来。

死哪里去了,你一个实习生下班后不回家,是不是出去鬼混了?

我告诉你于云,你现在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是我殷家的,别以为和雅婕成婚就能吃软饭,你们家欠下的钱还是要还的!

这是殷雅婕的母亲,也算是他的岳母,陶红艳。

于云没有说话,低着头走进来。

干什么?不知道换鞋吗?你看看你的脚,就跟踩进屎坑一样脏,赶紧换鞋,臭死了!陶红艳捂着鼻子,满脸厌恶。

于云换上自己拖鞋,耸拉着脑袋走进去。

这个时候他不能顶嘴,因为他没有话语权。

汪汪汪,汪汪汪!

一条金毛狗,陡然窜出来对着他大吼,那裂开的牙齿看起来很是狰狞,口水都流淌在地面上。

于云小时候被狗咬过,所以怕狗,下意识的退后半步。

可这条金毛却是得寸进尺,吼叫得愈加剧烈。

小金,小金。

一名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小美女,小跑着过来抱住金毛狗。

小美女十七八岁,容颜和殷雅婕有些相似,也很漂亮。

她就是殷家的小女儿,殷雨彤。

小金别怕,以后再碰到这种败类直接上去咬他,脏兮兮臭死了,就该被咬长长记性。

殷雨彤坏笑着怂恿。

于云眉头微皱,不知何为内心升腾起一股怒火。

这是真正的狗仗人势!

呜~金毛狗突然惧怕起来,呜鸣着不断后退,也不敢在叫唤。

于云你这个废物,你吓着我们家小金了!殷雨彤撅着樱唇,不满道:你知道给小金看次病要花多少钱吗,要是吓坏了小金,你赔不起!

提到钱,于云攥紧了双拳: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咯?

殷雨彤不依不饶,翘着小脑袋狠狠教训了于云一通,这才满意的抱着金毛狗回到沙发上。

而在沙发茶几上,一名略显威严的中年男子正在看报纸。

他就是殷家的家主,殷建明。

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地板擦一擦,然后去清理狗窝别留下味道,速度点,你也只配做这点事。陶红艳发出尖酸刻薄的声音。

于云低下头自嘲笑了笑。

自己在这个家,还真是不如狗啊。

把底板清理干净,然后清理好狗窝,一切忙完后他正准备回房间的时候。

殷雅婕回来了。

汪汪~金毛狗摇晃着尾巴,屁颠屁颠跑过去。

小金,看我给你买回来的进口狗粮,够你吃好久了呢。

殷雅婕笑着蹲下来,抚摸着柔软金色的狗毛。

她侧蹲下来,套裙不可避免的往上缩,露出白皙诱人的双腿,挺翘的臀部也是极美,曼妙身姿配合绝美容颜,更是勾人心魄。

于云看得浑身燥热。

姐,于云那废物在偷看你,肯定没安好心。

殷雨彤趴在沙发上冷笑不已。

就这一句话,让殷雅婕脸上的笑容瞬间冰寒,呵斥道:你看什么?

我……我没看什么。于云低下头。

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该想的就不要去奢望,还有,以后再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算去跳楼也不要叫我去。

因为我丢不起这个人!

殷雅婕冰冷冷的开口,语气极为淡漠。

她说的自然就是今晚于云出去‘鬼混’,然后被抓的事情。

姐,这废物今天又惹你生气啦?殷雨彤摇晃着白花花的美腿,拖着粉腮问道。

嗯,一点小事情而已,我先去洗澡了。

殷雅婕不想多说今晚的事情,丢下一句话就回到房间。

于云欲言又止但还是没说什么,他原本想解释一下今晚的事情自己是被陷害的,但想到殷家人对自己的态度,他还是不说了。

就算说出来,会有人信吗?

会有人在乎吗?

他们宁愿在乎,那条金毛狗多掉了几根毛发,也不会多关心他一句。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