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你哄哄我呀傅靳匀林予冉小说第16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9:03

《你哄哄我呀》小说中的主角是傅靳匀林予冉,是作者脏了个橘的一本现情小说,连载中小说《你哄哄我呀》由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在线阅读地址:傅靳匀连续唱了两个半小时,下台时嗓子已经有些沙哑。正准备去倒些温水润润喉咙,就看到小酒吧窄门处有个身影狂奔而出。依旧穿着素色连衣裙,毛茸茸外套,乖乖巧巧,娇娇小小,好像一只手就能整个儿捏起。他挑了挑眉,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正要笑自己想得多,就听见小张凑过来说:“那是老板刚刚面试过的新员工。”

你哄哄我呀

推荐指数:8分

《你哄哄我呀》在线阅读全文

你哄哄我呀16 成为新同事

周六周日两天, 陈丛女士四十八小时不间断地在林予冉耳边絮絮叨叨, 试图给她讲清楚搬回家住的重要性。

林予冉都快被烦死, 而且对着自己温温柔柔采取怀柔政策的妈妈, 还真没有什么应对的好办法, 只能左耳进右耳出, 先让她说高兴了, 等去了学校再冷处理。

但事实证明是她想得太简单,之前陈丛每天给她打电话催她回家住,只是因为怕她在学校住得不舒心。但是现在, 有了财产划分这么一档子事,催她回家住就有了更加急迫更加重要的理由。

陈丛女士也更加来势汹汹,每天打好几个电话, 上课的时候就在微信里狂轰滥炸。

林予冉哭死了, 可回家住真的能有用?

自己那个后爹这次都没跟陈丛商量, 直接做了这个决定, 上上次回家又假意让她给林司然送文件, 想试探些什么。他明明就是从一开始就防备着她们母女俩, 自家妈妈这情感攻势又能有什么效果。

本来也不贪图那财产,还不如离他们远一些, 要不然成天搞得人家提心吊胆,还以为自己藏着什么叵测心肠呢。

但陈丛不明白, 格外坚信“情感感化”法, 这让林予冉愁白了头发。

陈丛经过两天对林予冉的说教劝告, 见她一直石头心肠, 一点儿都不为所动,终于憋不住火了,在周三晚上,怒气冲冲地在电话里给林予冉放出“你不回家住,就别认我这个妈”的狠话。

林予冉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忙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啧,他们家人都怎么回事,个个儿都喜欢撂别人电话。

她长叹一口气,趴在桌子上,小脸蛋贴着冰凉的桌面,这才感觉情绪平静了些。

旁边郭瑾看到她这生不如死的愁苦样子,凑近了她,试探着问:“你怎么了啊?”

林予冉“唉”了一声,保持脸贴桌面的姿势没动,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望向郭瑾:“我妈一个劲儿地让我回家住,我不想回去……”

郭瑾点点头,目光里有些许讶异:“回家住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不回去?”

林予冉听了这话,心里又叹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她张了张嘴,也知道自己家这场财产争夺战说出去有些不好听,便只哀叹了一句:“一言难尽啊!”

乔溪溪今日不知怎的,没和男朋友出去,下了晚自习没一会儿就回来了。大家都好奇得不得了,要知道,他们俩可正处于热恋期,好像一分一秒不见都相思难耐一般,平常都是宿舍快锁门之前才急匆匆跑回来。

见她今日破天荒回来这么早,李栗率先“欸”了一声,躺在床上贴着面膜发问:“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你们吵架了?”

乔溪溪放下包,冲天翻了个大白眼:“吵什么架啊,我们好着呢!”

停了一会儿,喘了几口气,她才接着说:“他找了个兼职,上班去了!”

说着扁了扁嘴,有点委委屈屈地:“以后怕是没时间陪我了……”

看她这样,李栗立刻扮作肉麻的表情,生动形象地抖了两下胳膊:“你可别再撒狗粮了啊!”

趴在桌子上扮死尸的林予冉,本来心里烦闷死了,对陈丛无计可施,但听到乔溪溪的这句话,立马眼睛都亮了。

对啊,她可以找个兼职啊。有工作在身,怎么能回得了家?

她心里一动,连忙跑过去拉住乔溪溪衣袖,表情可怜兮兮地:“你家那位找的什么兼职啊?有没有适合我做的?”

乔溪溪一愣,目光上上下下狐疑地将林予冉扫了几遍:“你?你好像不缺钱吧……”

林予冉不好意思地一笑,挠了挠头:“这不是,要是有兼职的话,我妈就不催我回家了吗……”

乔溪溪眉毛高高一挑,瞬间明白了,林予冉这几天和妈妈电话里争吵不断,有多烦闷大家都看在眼里。

她皱起眉头,细细想了想,才摇摇头说:“他那儿招的都是促销,服装店超市那种地方,要一直站在货架前好几个小时,而且下班就十点多了,还要赶车回学校。”

“你就别去了,不安全。”说完情况,她仿佛是怕林予冉头脑一热就去了,又劝慰了一句。

这样子,真的是不大合适。

听了这话,林予冉心里又一阵哀叹,无奈地揪了揪头发,这到底还有什么办法能搪塞妈妈呢。

躺在床上的李栗听到下面的对话,身子从大敞着的床帘里露出来,看着一脸苦相的林予冉,说:“那个HALLOWEEN酒吧好像招人的,我上次好像在哪儿看到过,你可以试试啊……”

林予冉一愣,酒吧?

她垂下头面无表情地打量了自己几眼,平板身材,半残身高,萝莉长相。想想上次在那个生日趴上见到的酒吧性感女郎,忍不住“啧”了一声。

然后仰起头望向李栗,眼神里包含着浓浓的不确定:“我……可以吗?”

看到她这一连串动作,宿舍几个人都忍不住快要笑成智障。

李栗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满是无奈地说:“人家招的是策划还是什么,又不是陪酒的,算了,你自己看看吧。”

林予冉一听有戏,眼睛晶亮,赶紧拿出手机来查。第一条搜索结果就是一条微信公众号推文,点进去细细看了看,这要求还挺多。

酒吧招策划文案宣传,说是要熟练掌握微信公众号、微博等运营平台宣传,有文案写作经验,会使用视频剪辑软件,大学生优先。

她支着脑袋想了想,她中文系,虽然没写过文案,但笔头功夫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高中的时候给班级的微信公众号发过几篇推文,也还算是熟。暑假的时候也学过几天的视频剪辑,当时老师带着还做了个小短片。

这……也算是符合要求吧?

拉到最后看了看薪酬,她眼睛都快要跌出来。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却只拿一半的钱。怪不得说是大学生优先,原来是压榨廉价劳动力。

林予冉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虽然心里有点愤愤不平,但想起陈丛女士电话里最后放出来的那句狠话,还是咬了咬牙,去!

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一瞬间,她忍不住想起第一次和傅靳匀在那酒吧门口遇见,上次又在那儿给他说生日快乐——

这个HALLOWEEN酒吧,傅靳匀好像常去啊?

——

周四晚上下了晚自习,她就一脸假笑、忐忑不安地坐在了HALLOWEEN酒吧老板办公室桌前。

昨晚决定要去之后,就加了那推送底下附着的微信号,简单说了下基本情况,那老板当即就约定今天晚上面试。

老板面相看起来还挺和善,白白胖胖,短小精悍,笑起来像弥勒佛一样,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林予冉将自己以前剪的小短片事先拷在U盘里,这个时候便拿给老板鉴赏。不知道真是她能力强还是怎么,这老板还挺看重她的。

还没聊两句,反倒拉拉杂杂扯了不少闲话,老板就一锤定音,亲切和蔼地对着林予冉说:“小林啊,以后你就负责运营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我们要办个什么活动的时候,你就搞搞策划,做做宣传什么的。”

林予冉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专业素养还没认真考验呢,怎么就成了?

她“啊”一声,连忙回答:“好的好的。”

老板似乎很满意她的态度,话头一转提到了工资:“这个活儿不太重,所以工资也就低了些,你看……”

林予冉心里mmp,嘴上还得笑嘻嘻:“理解理解。”

“那小林你明天就开始上班吧,老规矩,试用期三个月。你也别太有压力,回头把你课表发一份儿给我,没课的时候过来坐班就行。”

林予冉嘴角扯出个笑,还没说话,这弥勒佛就挥挥手叫进来一个姑娘,看起来刚刚大学毕业不久,也还满脸青涩。

“小张啊,你带小林去熟悉熟悉。”

林予冉没说话,跟着那个叫小张的姑娘去熟悉熟悉了。

小张性格还挺活波外向的,巴掌大的瓜子脸,黑直长发,是那种酷女孩。听了老板的话,径直就拉着林予冉满酒吧乱窜。

这酒吧说起来有两层,一层是吧台舞池卡座,半空搞了个台阶,加了个第二层。第二层是老板办公室和几间其他员工的休息室。

今晚也没什么事做,林予冉只想赶紧回去把这事儿告诉陈丛女士。没让小张带着她多转悠,大致搞清楚方位之后就打算开溜。

刚站在楼梯口准备下去,就听见舞台方向一阵熟悉的声音。

清亮,带些磁性和哑意。似乎是被这场所的哄闹所晕染,声音带了些沉醉。

林予冉条件反射似地抬头望去,看到那个修长身影直立在舞台上,灰蓝光线打在他身周,烟尘一样,又似是雾。

抒情性的音乐在他周围仿佛生出实质,缓缓流淌。

水雾交融,迷蒙一片。

察觉到她视线专注的那个方向 ,小张凑上前,积极地为她解惑:“他是傅靳匀,在这儿驻唱呢。”

林予冉听了这话,呆呆地“噢”了一声,眼睛舍不得移开他半分。

“这傅靳匀,也是老天赏饭吃,生得这么一副好嗓子。”小张侧耳听了听歌声,“啧”了一声,“你看台下,迷妹还挺多的。”

林予冉随意“嗯”了一声,却分不出一丝注意力来看台下,只细细地盯着台下那人。

她以前一直听他比赛时的音频,凶狠的,带着强烈攻击性的,将对手怼得哑口无言的。可这么温柔缠绵的,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一曲结束,林予冉觉得自己耳边还流淌着刚刚的旋律。回神看到小张还站在自己身边,这才想起了自己刚刚是打算离开的。

她转身,看着小张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能不能带我去下面转转啊?”

这一转,就转悠到了傅靳匀今日的工作结束。林予冉看着他缓步下了台,伸手摸出手机,十一点整。

宿舍快要锁门了。

她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匆匆跟小张道了别,捏着手机拔腿冲向门外。

狂奔在酒吧回学校的路上,林予冉的脸被秋夜冷风吹得有些疼,长卷发也飞在脑后,群魔乱舞。她咬了咬牙,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泛着甜——

以后,她每天都想要听他唱歌,就陪着他从翻唱到原创。

——

傅靳匀连续唱了两个半小时,下台时嗓子已经有些沙哑。正准备去倒些温水润润喉咙,就看到小酒吧窄门处有个身影狂奔而出。

依旧穿着素色连衣裙,毛茸茸外套,乖乖巧巧,娇娇小小,好像一只手就能整个儿捏起。

他挑了挑眉,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正要笑自己想得多,就听见小张凑过来说:“那是老板刚刚面试过的新员工。”

哦?新员工?

还没来得及怀疑,小张又贼兮兮地补充:“她刚刚在下面听你唱完,然后发现宿舍快关门了,就赶紧跑了。”

傅靳匀听了这话,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淡淡“嗯”了一声。

他端起玻璃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哦,新同事啊。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