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原修白琼小说《小尤物》作者福英福英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20:33

花生小编为您推荐《小尤物》,这是著名作家福英福英的女频小说,讲述原修白琼的故事,现情小说小尤物已上线,快来阅读吧:小姑娘垂着头,尖尖的小下巴都快抵在胸口上了。一头柔顺的长发乖乖地束在脑后,发尾披在肩上,反射出漂亮的光泽。她坐在高脚椅上,单薄的身体绷得直直的,一双手放在岛台上绞在一起,指节隐隐泛白。原修眼眸微闪,想起了她来的那天,两个人手指触碰绽放出的火花。那样酥麻的电流感——

小尤物

推荐指数:8分

《小尤物》在线阅读全文

小尤物68 久别重逢

原修哥哥今天追到老婆了吗?  原修见小姑娘是真的急了,主动放缓了声音:“你紧张什么?”

“……没、没有。”白琼细声道歉, “对不起, 我不该乱说的。”

“佳佳不是什么女朋友, ”原修解释, “她就住在后面那栋楼,算是一起长大的妹妹。改天介绍你们认识吧。”

白琼重重点头:“好的好的, 我知道了。”

因为紧张, 她白净纤细的小脸绷得紧紧的, 双颊上薄薄的浮着一层浅粉。

明明不是一件大事, 可却让她局促至此。

原修不愿意看见别人难堪。

他深深呼吸,缓解了呛水的感受, 转过身又去找杯子,开口的语气显得轻松了很多:“学校里面有些玩笑话,对我倒没什么, 但佳佳听了要不高兴。”

“不过, ”原修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 抬眸看了她一眼,笑得很宽容,“这也不是你的错——别站着了,坐吧。”

白琼微怔,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她肢体略僵,有些不自然地拉开了一旁的高脚凳。

白琼觉得很尴尬, 这是他在指责自己听信谣言吗?她懊恼地咬住下唇, 觉得自己刚才不应该一时嘴快。

眼前的少女脸上似乎更加不安。

原修住口, 摸了摸鼻子,暗自觉得自己好像说多了。

他垂下眼眸,看着她犹豫是否要安慰。

他个性沉稳温和,因为先天疾病,比起同龄的青春期男生,难免多了一分敏感。

——但并没有多少跟女孩子相处的经验。

尤其是这样近的距离,这样纤细的少女。

小姑娘垂着头,尖尖的小下巴都快抵在胸口上了。一头柔顺的长发乖乖地束在脑后,发尾披在肩上,反射出漂亮的光泽。

她坐在高脚椅上,单薄的身体绷得直直的,一双手放在岛台上绞在一起,指节隐隐泛白。

原修眼眸微闪,想起了她来的那天,两个人手指触碰绽放出的火花。

那样酥麻的电流感——

他别开眼,顿了下又试图摸摸她的头发,想要安慰她别这么害怕,可手伸到一半,本能地停住了。

好像男女授受不亲?

向来从容的他蓦的有些尴尬。

原修抿了下唇瓣,转身从冰箱里拿出牛奶,他另外找了两个杯子热了奶。

他背过身,把奶倒进小锅里,放上灶台,一边热一边问:“怎么样,在九中还适应吗?”

白琼老老实实地回答:“适应。”

原修等了等,没等到下文,只好继续问:“这边的功课跟你们以前的连接得上吗?”

这个问题很具体,白琼比较好回答,于是一一说了。

原修又问:“同学呢?好不好相处?”

九中不仅是江南名校,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里面的学生除了成绩好之外,大多非富即贵,个性难免要强。

原修觉得白琼话不多,忽然有些担心她会被欺负。

他等了下没听见回应,转过身去,看见她正抿着唇。

白琼其实有些茫然,说到同学,她其实就只对同桌成果还算熟悉,其他的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她愣了下对上原修探究的眼神,不太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只认识我同桌,其他人都没怎么接触过。”

没怎么接触,也就不会被欺负。

原修放了心,笑笑:“没关系,慢慢来。”

没一会儿,他关了火,端了两杯牛奶,一杯放在了她的面前。

白琼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热奶,刚刚放松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不、不用了,我不喝奶的。”

可这么说好像挺不识好歹的?

白琼怕他生气,又赶紧补充:“我……我是说以前在家不喝。”

原修见她一副生怕被误会的样子,不觉有几分无辜。

她怎么这么怕他?

“每次我紧张的时候就会喝一杯牛奶,安神的。”他语带安抚,“你喝吧,我先睡了。”

小姑娘哦了一声,眼神还带着似懂非懂。

等他出了厨房,白琼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她咕咚咕咚两三口喝了牛奶,把杯子也洗了,赶紧回房间睡觉。

摸底考试还算正式,整个高二都被打乱了考室。

第一天的科目是语文和物理,下午考试结束的时间尚早,白琼看了时间,没着急放学。

她回到教室,把明天要考的数学公式拿了出来。

九中这边的教学进度比她们镇一中要慢一些,白琼不仅能跟上进度,还有余力巩固其他知识。

看了一会儿书,教室里走进了两个同学,是班长和他的同桌。

秀气的班长看见白琼,咦了一声:“你怎么还没走?”

白琼把最后一个公式默写完,才说:“时间还早,我再复习一下。”

“你看数学啊?物理要不要对下答案?”

白琼摇摇头。

班长看她眼中带怯,以为她成绩不好,就没有勉强。

“行,那你看书吧。”他不忘给新同学加油,“明天的也要加油。”

白琼小声嗯了两下,目送班长离开,心里不太好意思。

她还不知道班长叫什么呢。

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自己拿出笔记本,开始回顾老师补充的例题。

半个小时后,正常的下课铃响了,白琼刚好看完两道经典题目。她满足地松了口气,收拾书包去了停车场。

原家的车已经停在了老位置上,白琼远远看见,小跑了两步上去。

她拉开后座的车门,没想到原修已经坐在了里面。

她心尖一抖。

这两天她都习惯了晚上放学自己一个人回家了。

白琼慢吞吞地钻进车里。

“今天考试就没作业了吧?”老赵笑着问,等她坐好就发动车子驶出学校。

“嗯。”白琼乖巧回应。

原修带着耳机,见她上车略点了下头。

身边多了他,白琼忽然想起那天吐他一手的事情。

她不敢看车外的景色,把背脊挺得直直的,闭着眼睛默念单词来分散注意力。

“你这么坐不累吗?”旁边的少年忽然出声。

一开始白琼没反应过来他是在跟自己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慢半拍地转过头去:“嗯?怎么了?”

原修扬了扬下巴,好脾气地重复:“靠着坐,你这样容易晕车。”

白琼哦了一声,觉得他的态度好像不一样了。

她双手撑扶着真皮椅子,慢慢往后蹭坐过去,让背心靠在椅背上。

这样并肩而坐,两人的距离似乎近了一些。

余光里,瞥见他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随意地搭在深咖色的皮椅上。

那双手突然抬了起来。

白琼吓了一跳,反射性地跟着抬起脸。

原修只是想抬手摘耳机,没想到她这么大反应,也很意外:“嗯?”

白琼连忙摇头。

看向他的双眸微瞠,露出几分不安,反倒更加欲盖弥彰。

原修凝眸端详着她,忽的一笑,有些无奈。

“有这么怕我吗?”

“不是……其实……”

白琼不想撒谎,可又觉得他这么问,自己要是承认了好像也不太好,支吾了两声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修摘下两边的耳机手机,看着她这模样有些好笑,不由地反思起来:“我很凶吗?”

这句话比较好回答。

白琼赶紧摇了摇头。

他不凶。

不仅不凶,笑起来还很温柔。

她想起第一天晚上,他靠在墙边微笑的样子。

很干净,很温柔,像是初春的杨柳风。

白琼说不出是心底是什么感觉,就觉得他跟以前见到的男生都不太一样。

就是有点容易生气……

脑子里刚浮现出这个念头,马上就白琼打断了。

不是人家人家容易生气,毕竟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外人,谁都得有一段适应期的。

白琼想到那天晚上吃饭,他还反问是不是想原阿姨,更觉得他应该很喜欢自己妈妈,所以反感自己。

谁说只有女孩子心思细腻,其实有的男孩子也很细腻敏感的,就像她爸爸。

想到这里,白琼的情绪又低落了下去。

原修见她的脸色不大好,歪了歪头,主动问:“又晕车了?”

一听晕车,立马让白琼想到了之前吐人家一手的事情,瞬间抬头看他,紧张地否认:“没有没有,我不晕车。”

老赵从后视镜了看了两人一眼,见白琼确实很紧张。

他人到中年,见多识广,自然看得出白琼的紧张无关私情,反倒带着些害怕,便觉得有些新奇好笑。

“我说原修,你怎么欺负人家了?”老赵笑呵呵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小姑娘这么怕你。”

原修想起昨晚上她的反应,轻咳一声正要开口,却被抢了先。

白琼坐直身体,认真跟老赵解释:“没、没有的,原修哥哥没有欺负我,他人很好的。”

老赵笑着摇头:“我们原修确实是很好的,就是吧,第一次听到有女孩子用这种语气说出来。”

这种,欲盖弥彰的语气。

白琼听出他的调侃,自然也讪讪的。

老赵瞟了一眼原修,呵呵一乐,没有再开玩笑。

原修侧眸,目光落在身边的少女上,想起了她昨晚上的紧绷。

他摸了摸鼻子,忽然反省,这两天是不是真的对她太凶了?

成果马上道歉:“学姐对不起……”

九中不穿校服,看年级全凭气质。

高一个年级,成熟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对不起?”短发学姐没好气地凶她,“跑什么啊?!眉毛下面是出气筒啊?”

“对不起对不起。”成果哭丧着脸。

短发学姐是个小平胸,没了脂肪做缓冲,肋骨被成果这圆圆脸撞得生疼。

“小树林里有鬼啊,”她打量两人,“瞧把你们吓成什么样儿了。”

“没有……”成果嗫嚅。

“那是什么啊?”短发学姐不依不饶,“你给我说清楚。”

成果苦着脸说:“有人表白……”

“哟?”短发学姐眼睛一亮,来了兴趣, “表白你们跑什么跑,男的跟男的啊?”

“不是。”成果摆手。

白琼拉她,想让她不要乱说,结果迟了一步,就听成果老实回答:“是有个女生跟原修学长表白——”

“——游若蔷,你怎么还在这儿?”三个人身后传来一声爽朗的女声。

白琼和成果回头,一眼就认出陈思佳了。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