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裴琅顾佳期小说《蒹葭记》作者桃子奶盖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4:03

花生小编为您推荐《蒹葭记》,这是著名作家桃子奶盖的女频小说,讲述裴琅顾佳期的故事,古言小说蒹葭记已上线,快来阅读吧:佳期渴得厉害,翻来覆去半日,终究轻轻下了地,蹲在炉边发了一阵呆,实在不想喝寡淡的水,想起还有几壶塞外进贡的梨花酿,有些嘴馋,于是蹑手蹑脚地起身。

蒹葭记

推荐指数:8分

《蒹葭记》在线阅读全文

蒹葭记第十八章紫庾

裴琅还肯把人带给她看?佳期受宠若惊,生怕招待不周叫裴琅搓火,忙叫朱紫庾上座坐在自己身边。

大约裴琅跟她说了什么,朱紫庾敬了酒,却稍别过身,将佳期的酒杯一倾。浅青的酒液悄无声息落了一地,她冲佳期微微笑了一下,“王爷说过,太后量浅。”

不知裴琅是怎么说的,大概不是“她发酒疯”就是“她被人下了药”,总之朱紫庾像是十分歉疚似的,脸颊上露出两个娇俏的梨涡,弯卷睫毛颤颤动了动,盛着几束摇曳的光明。

佳期怔了一下,连忙偏回头去。大概她神色不对头,裴琅剜了她一眼,又泰然自若向众人道:“时辰不早,本王先回了。”

大概朱添漫也担心女儿,毕竟裴琅声名在外,不是善茬。朱紫庾起身道别,跟他一起回了前头去。

他这么一走,佳期如梦方醒,这才想起裴昭,她不让裴昭贪杯,前些年一贯是她出面去叫皇帝离席的,忙叫青瞬去前头。

裴昭果然很快就过来了,其实他只喝了几杯,脸色都没有变多少,笑着说了几句话,又道:“儿臣送母后早些回宫歇息。”

这可求之不得。佳期跟裴昭一同回了成宜宫,明月悬在天上,一路微风吹拂,吹干了丝丝缕缕的薄汗,十分舒服。

裴昭寡言,跟在她身后慢慢走。大约佳期走得有些晃,直到殿前,裴昭终于说道:“母后伤口未愈,今日不该饮酒。”

佳期回过头,笑吟吟道:“哪像你们前头的酒,我们喝的只是甜水罢了,喝多少都不会醉。”

“闻着很香甜,母后不喜欢?”

“是啊,不喜欢。”佳期指了指天上的明月,“塞外雪山上的梨花酿才是好,一口下去,一个月亮变成千百个,一个人也变成千百个。”

“母后倒还记得塞外的酒。”

“那是自然。”佳期迈进门槛去,笑着指了指他,“只有你当哀家是老太太,其实还没有过多少年呢,塞外的景象,我一闭上眼就能看见……白山黑水胡杨林,下雪的时候……”

裴昭笑了,寒秋夜里的一股暖风似的,“儿臣没有当母后是老太太,母后还年轻得很。”

……这便有些浮夸。佳期忙道:“过奖了。今夜陛下看见喜欢的姑娘没有?”

冷风卷着银杏叶扑簌簌掉下来,有一枚金黄的小扇子掉在她头顶,裴昭上前一步,伸手将叶子拿了下来,信口道:“母后就当儿臣看见了吧。”

他惯于模棱两可地打太极,佳期今夜懒得去猜是谁家的姑娘入了他的眼,仗着酒气,把青瞬赶出去,自己衣裳也懒得脱,往榻上一滚便睡。

不过她喝了酒,难免半夜口干。她不喜欢睡觉时殿中有人伺候,是以青瞬往往只在榻边放一盏温水的小炉备着,自去外头睡。

佳期渴得厉害,翻来覆去半日,终究轻轻下了地,蹲在炉边发了一阵呆,实在不想喝寡淡的水,想起还有几壶塞外进贡的梨花酿,有些嘴馋,于是蹑手蹑脚地起身。

殿中点着一盏小灯,红红地映着,满室都是滚烫的影子,张牙舞爪地映照着她。

佳期走了两三步,便察觉不对,立刻转过身去,果然桌旁一个高瘦修长的人,正歪坐在那,自斟一壶酒慢吞吞喝着,见她回过头,还无甚温度地一笑,“娘娘也睡不着?”

正是裴琅。

他是摄政王,权倾朝野,更何况身手高强,平日按着规矩,不多来成宜宫,其实不过是未到气头上,实则他要出入什么地方,本就没人拦得住。

佳期“嗯”了一声,知道自己方才在朱紫庾面前失态,今日裴琅都破例来了,必然是有一场好气生,于是低声道:“王爷稍坐。”便抽身去拿酒。

她低着头走,身后光线一暗,是裴琅抬手拉住了她的腰带,他动作轻轻闲闲,小孩子玩笑似的,却是将她一把扯到怀里坐着,信手解了她的头发,摩挲着绵软的后颈,动作很温柔,话却不客气,“你刚才给谁看脸色?”

“王爷倒说说,哀家不能给谁看脸色?”佳期坐在他腿上,感受着他的呼吸,却也冷冷的,在黑魆魆的夜里回敬了一句:“莫说是一个朱紫庾,就是朱添漫亲自来,他有胆不跪?”

“人前拿乔,人后倒当起太后来了。还是大小姐脾气。”裴琅的手指在她的黑发上打着圈玩,劝诫似的,虽微笑着,小指已若有似无地滑到了她颈上,按着血管一寸寸慢慢摸下去,“给三分颜色就当染坊。”

“王爷给我什么颜色了?”

佳期想起朱紫庾盛着光芒的眼瞳,突地笑了出来,“别是给错了人。”

话音落地,裴琅一下子变了脸色,掐着她的下巴叫她扭过来看着自己,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目光灼灼,“你再说一遍。”

那盏小灯熄了,佳期在黑暗中抬手指着自己的脸,不知为什么,觉得十分荒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王爷是本来就喜欢长成这样的女人呢,还是就因为我长成这样,才喜欢那样的女人?”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