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沈月西兰若宝小说完结版-落尽梨花月又西阿芜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15:02

《落尽梨花月又西沈月西》小说最新章节由作者“阿芜”创作,讲述主角“沈月西兰若宝”的故事。小编带来沈月西兰若宝小说完结版,落尽梨花月又西阿芜免费阅读章节:那日梨花盛开,风过起舞,她遇到了一个叫沈月西的男孩。

>>>>点击阅读《落尽梨花月又西沈月西》最新章节<<<<

落尽梨花月又西沈月西小说

“沈少爷,我们公主已经睡下了。” 公主刚服下须顶花,此药是陛下历经千辛万苦才为公主寻来的一线生机,需得患者睡满六个时辰才能完全发挥药效。

沈月西拧眉,斥道:“这里是沈府,没有公主。她兰若宝既然嫁给了我,她就是我的人。怎么我要进少夫人的屋子还需要你一个婢女同意?来人啊!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婢给我拖下去,杖责五十,关进柴房!”

“咳…咳…心竹,让月西进来吧!”

微弱至极的声音从紧闭的木门内传出,轻的好像风一吹就会散了。

沈月西推门而入。

眼前所见,他怔住了。

红烛摇曳,床幔翻飞,大红喜字高挂床头,就连小几上的合卺酒都还维持着新婚之夜的摆放方向。

他以为那夜他用那种残暴的方式占有了她之后,她应该会恨他!可现在看来,她不仅不恨,反而留念。

她就那么喜欢被男人当做玩物肆意摆弄吗?

这真是个下贱的女人!

“咳咳…”兰若宝咳得愈发厉害了。

沈月西蹙眉,反手大力关上了房门。

木门哐当一声响,寒风被阻隔在外,兰若宝总算觉得舒服了一些。

她靠在床头,那双被流失之毒折磨着失去了华彩的眸子在见到沈月西的这一刻,奇迹般地焕发了新生,她甚至朝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问:“月西,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叫我沈少爷!”

“月西…”

“不想要心竹的命了?”

兰若宝盖在鸳鸯被下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笑容也被苍白淹没,她没再坚持。

“你装病装上瘾了是不是?如果你是想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换取我的怜悯,那你大可不必。我沈月西这辈子都不可能会爱上你这种用流失之毒来毒害自己亲生妹妹的蛇蝎毒妇!拜你所赐,辰乐快死了。大夫说必须要须顶花才能救她的命。我派人四处去寻,好不容易寻到了须顶花的踪迹,却被你的皇兄捷足先登。他将须顶花交给你不就是想让你以此花为筹码和我交换吗?同样的伎俩用第二次,你和你皇兄还真是一样卑鄙!”

兰若宝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月西,她大大的眸子里噙满了泪水,可她就是倔强地不让泪水落下。

她说:“我没有!”

她没有给兰辰乐下毒!

她也没有和皇兄策划用须顶花和他交换什么。

沈月西俯身扼住她的喉咙,逼近她的脸,他暴戾道:“说!在哪里!?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法子了?我让人掘地三尺也定会找到。”

兰若宝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泪水还是从眸中滑落。

这就是她深爱多年的男人,他总能轻易就撕下她的骄傲。

屋外,下人叩门,疾言道:“少爷,不好了,辰乐姑娘忽然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砰——

沈月西将兰若宝大力地甩到床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大步朝外走去。

蹲守在外面急得满头大汗的心竹立马进来,她看到兰若宝白皙脖颈上的红痕和胳膊肘上的红肿时,心疼地哭了出来,哽咽道:“公主,沈少爷怎么能这么对您呢?您的毒怎么办啊?”

兰若宝苍白的脸色此刻几近透明,她抓住心竹的手,轻声道:“心竹,一定是我听错了对不对?辰乐明明已经离开桐城了,她怎么会…”

她话还未说完,沈月西就气势匆匆地冲了进来。

男人的面色比屋檐上挂着的冰凌还要冰冷彻骨。

沈月西将护在兰若宝身前的心竹掀翻在地。

心竹的脑袋撞到桌脚,吐出一口血就晕了过去。

兰若宝唇瓣抖着,她双手撑着床板,想要下床去查看心竹的伤势。

她实在太虚弱了,须顶花虽能解除她体内剧毒,但须顶花本就是剧毒之花,是毒是药一念之差。

她未等须顶花的毒性发挥到足以和体内剧毒相抵抗的极致就已经醒来,此刻体内两股剧毒叠加,正重创着她不堪一击的身体。

她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倒在了地上。

沈月西一脚踩上她的手。

十指连心啊!

她疼得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

男人俯身,脚下力度便因为这个动作成倍地加注在了她的手上。

“须顶花在哪里?”沈月西暴呵,他吩咐下人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搜寻。

“少爷,这毕竟是公主的房间,如果陛下知道我们这么做,不太好吧!?”

沈月西额上青筋迸出,似是被这句话刺激得不轻,他一脚踹飞了说话的人,狠厉道:“西和,这里是沈府,我说了算。大夫说了,今夜不以须顶花入药给辰乐服下,她就熬不过今晚了。给我搜,今天就是把这间屋子拆了也要给我找到须顶花。耽误了辰乐救命的时间,我让你们所有人都给她陪葬!”

轰——

兰若宝眼睛闭了闭,一阵眩晕传来。

沈月西说的每一个字都和门外涌入的冷空气一样,刺骨、无情。

男人像扔垃圾一样把她扔到一旁,而后便和下人一起开始搜查。

兰若宝就那样趴在地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少爷,全部都搜遍了,没有找到须顶花。”

“不可能!再给我搜,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

又是一阵混乱,下人来报:“大夫那边说辰乐姑娘醒了。少爷,您赶紧去见辰乐姑娘最后一面吧!”

兰若宝嗤笑,她抬头看着沈月西,勾唇道:“死心吧,沈少爷!须顶花已经被我服下。依照大夫所言,兰辰乐怕是只能等死了!”

“你为了让辰乐死居然不惜服下剧毒之花!你的心肠比须顶花还要毒!”沈月西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兰若宝能看到他眸上的红血丝。

原来,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样子啊!

她固执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少爷,我再说一遍,辰乐不可能中流失之毒!流失之毒在这世上仅有一粒,而那一粒已经化成水被我服下。”

啪——

沈月西一巴掌扇得她的五官近乎移位,“你还真是什么谎话都能说得出口!我这些年真是瞎了眼,居然将善心浪费在你这样一个毒妇身上!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的狼子野心呢?”

兰若宝擦了擦嘴角血迹,深陷眼窝的眸子直直地看着沈月西。

她明明笑着,却越显凄厉。

沈月西狠狠地看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西和见沈月西已经出了屋子,他欲言又止,默默将单薄的女人抱上了床,而后恭敬地退下。

兰若宝闭上眼睛,将鸳鸯被往上拉了拉,把脑袋全都盖住。

她想:这荒谬的一切,肯定是一场噩梦。梦醒了,那个温柔的月西哥哥肯定就会回来。

她这一觉睡了三日,中途一次都没有醒过。

然而,温柔的月西还是没有回来,噩梦却接踵而至。

她在睡梦中被人粗蛮地从床上拎了起来。

兰若宝看向大门的方向。

果然,沈月西领着大夫疾步进屋,他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吩咐大夫:“快,取血救人。”

powered by ddmjhl.com © 2019 WwW.ddmjhl.com